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

更新时间:2019-03-14 14:40

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

时间:2019-03-14 14:40编辑:贵宾小说网

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是作者绾凉创作的 总裁类小说,讲述的是迟欢,韩宸之间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是绾凉为数不多的经典著作,内容新颖,文笔成熟,非常值得一看...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 免费试读

迟欢丢开手上的杂志,站起来就走向电梯口,保安立刻过来拦住她:“小姐,韩总已经下班了。”

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

迟欢皱眉,脸色越加的冷然,如刀的目光射过去,看得保安噤声。

这时,跟在韩宸身边的特助从电梯里出来,见到迟欢,丝毫不意外的停下脚步,站立她面前。

“迟小姐。”林泽低下头,毕恭毕敬地问好。

迟欢却是看都没看他,径直绕过去就要走进电梯,林泽的嗓音从身后传来:“韩总已经下班了。”

退后了几步走到林泽身边,迟欢偏头问:“他在哪里?”

林泽皱了皱眉,犹豫了半秒才缓缓地说了一个地方。

……

站在这座南城名副其实的销金窝门口,迟欢的脚步顿住了。

都说迟欢新婚当晚是在酒店跟韩宸密会被抓拍,其实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这座销金窟。

韩宸要什么样的结果?让她苦苦挣挣扎走投无路之后,放下所有的自尊所有的面子来求他,兜兜转转,其实她迟欢永远是韩宸手里的玩`偶。

深吸了一口气,迟欢走进夜宴酒吧,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就是对这里最好的形容,奢华辉煌的建筑装修处处都体现出最挑剔的品味,这里,自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进来,只有内部认定的贵宾才有资格。

而因为韩宸,她一直以来都是这里的熟客,连侍者见到她都会恭敬地向她问好,这份优越感,在作为迟家二小姐的时候她一点也体会不到,但是作为韩宸的女人,谁都要对她忌惮三分。

轻车熟路地来到三层的包厢,门口的侍者却并没有让她进去,迟欢一把拂开了对方的手,“啪”地一声就推开了包厢的门,里面的人纷纷讶异地看过来。

扫视了一眼,迟欢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坐在正中央意大利沙发上的年轻男人,此刻他的旁边坐着一个打扮清凉的美女,吊带抹胸的裙子几乎掩不住丰满的胸部,时不时暧昧地蹭在男人的胸前,说不出的性感勾人。

而优雅的男人半垂着眸,修长的指尖攥着酒杯,醉红色的光芒映射在男人幽深的眸底,足以勾去任何人的呼吸。

站在门口,迟欢的视线越过桌上的酒瓶直直地看过去,可是韩宸始终没看她,周围的几个男人皆是好奇地看向迟欢,他们都是韩宸的发小,自然知道迟欢的身份,不过两人也不是第一次闹别扭,自然也没往深处想。

迟欢紧紧地握着拳头,忍住心底不断翻涌的怒气走过去,坐到了韩宸的另一边。

包厢里的几人都是带了女伴,此时当然不会掺合他们的事,有的甚至已经识趣地退场。

“韩宸。”迟欢转过脸,望着韩宸英俊清隽的侧脸,但是回应她的不是韩宸,而是他怀里的清凉女人。

“迟小姐,好久不见。”迟欢刚才一直没有看清女人的外貌,现在认真地打量,才发现竟然是她之前辞退的秘书。

呵。冷冷地笑了声,迟欢当然不会忘记她,当初这个女人在别墅里勾`引韩宸未遂,她一怒之下就辞退了她,没想到现在真的近了韩宸的身。

“我可不想见到你。”迟欢冷冷地反诘,潘欣却笑得更欢。

韩宸始终是不看迟欢,低低地呷了口红酒,薄唇掀起一丝完美的弧度,长指挑起潘欣的头发把玩着,专注而认真,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打扰到他。

潘欣笑意盈盈地望着男人英俊的脸,身子微微拱起,从男人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她坚挺的丰满。

“韩宸,我错了。”迟欢握着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最终缓缓地吐出了这句话。

她知道,韩宸要听的就是这一句话,要她示弱而已,反正都妥协了这么多久了,又何必再多这一时。

在迟家的时候,她就是万般地妥协,却换不来公平地对待,在韩宸身边,她也是这般的妥协,可是最终还是伤痕累累。

迟欢命该如此。

她自嘲地笑了下,一声叹息清晰地落进了身侧男人的耳中,他的手还捏着怀里女人的长发,忽地一个用力,潘欣被扯痛得嘤咛了声,脸上却还是竭力绽放着盈盈笑意,柔柔的嗓音酥麻入骨:“韩少,你轻点。”

一句话,让迟欢本来已经压制住的平静再一次翻江倒海地袭上心头,她愤怒地瞪着冷漠男人的背影,手想要板过男人的肩膀,可是却在几乎要碰到的那一刻又缩回了手。

韩宸的手从女子的发梢离开,她的手还挽着他的一侧臂弯,他抽出手来,拍拍女子的肩膀低声说:“先出去。”

虽然是柔和的语气,可是其中的毋庸置疑谁也不敢忤逆。

潘欣纵使不情愿,却也只能讪讪地收回手,蹭到韩宸的耳边暧昧的呼气道:“韩少,随时都可以找我。”

抬眸的时候,正好与迟欢讥诮的眸光对上,她甜甜地一笑,眼中浮起得意的光芒,是属于一个胜利者的。

胜利者?在韩宸的世界里没有一个女人是胜利者,迟欢捏紧了拳头,笑的嘲弄。这时,侧对着她的男人终于缓缓地转过身,眸光落在迟欢身上,平寂无波。

“欢欢,你说过要永远离开。”男人盯着她,薄唇微微勾起一丝冷漠的弧度,刺痛着迟欢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