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军门盛宠

更新时间:2019-03-15 23:30

军门盛宠小说全文精彩阅读余微,宗湛小说阅读

时间:2019-03-15 23:30编辑:贵宾小说网

小说主人公是余微,宗湛的小说叫做军门盛宠,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宁写的一本总裁风格的小说,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余微打起精神洗漱好便直接出门,她站在路口拦...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军门盛宠 免费试读

余微打起精神洗漱好便直接出门,她站在路口拦了许久可是却没见到一辆出租车,高档别墅区人人都有私家车,恐怕像她这样出行基本靠腿的人才是少之又少。

军门盛宠

拦车无果,余微正准备放弃,却见一辆军用越野车突然滑至她的身旁,余微怔了怔心中疑惑,这种车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车上却是突然下来两个人,身着迷彩服,却是一身戾气,丝毫不像是正统军人,反而更像是游走在危险边缘的雇佣兵。

余微想了想还是避开为好,本想自觉的退开,却不想,她这一动,那两个男人反而是暴露了他们的意图,这两人,竟然是冲着余微来的!

余微一惊,第一反应是宗家人不满她的作为,这是让人来找她的麻烦了,宗家的势力之大足以让所有质疑的人闭嘴,余微此刻遇上哪有不跑的道理,只可惜,她反映再快,以她的速度,放在这些最尖端精兵眼里,根本不够看的,三两下便已经叫人捞到了车里。

“放开我,我知道你们是宗家派来的人,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么,还真是不愧军阀世家的作为!”余微被扔在车里,却是当即反唇相讥,试图从他们的反应中堪破他们的目的。

“闭嘴。”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想起,余微这才注意到她这排后座上竟然还坐着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余微从来没想过有人竟然能军装穿的这么好看,简直是将制服诱惑发挥到了最极致,迷彩是最血性的颜色,衬上男人麦色的皮肤,每一寸都在叫嚣着男性的魅力,而那双狭长却幽若深谷的眼眸没有半分情绪,冷漠的却又让一切归于禁欲,让人无法移开双眼。

“看够了么?”男人薄唇微掀,分明没有丝毫情绪,可是余微却硬生生的从他冷漠的目光中读出了嘲讽。

她竟然在这种紧要的关头还被男色迷惑……余微尴尬的低下头,紧咬嘴唇,暗骂自己的不争气,再抬头时,眼中已是一片清明。

“你是宗湛?”余微干脆没去理男人的问题,而是主动询问,试图掌握局面,这会仔细一看,她倒是确定这一伙人必定是宗家人了。

眼前的男人和宗文睿长得有几分相似,却又比他不知道俊逸成熟了多少,更有几分宗老爷子年轻时候的风采,看年龄的话只能是宗家的五少爷宗湛,宗文睿的小叔叔了。

“昨天去捉奸了。”用的是陈述句,想必他已经知道了昨天的事,可是却依然用这个开场白,不由得让余微满头黑线。

这男人是上天派来给她添堵的吧,余微心底暗戳戳的腹诽道,甚至有一丝将眼前的男人一掌拍死的冲动,哪怕他是堂堂的军区司令。

“想报仇吗?”宗湛薄唇微掀,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嗯?”余微有点懵。

“我帮你报仇,如何?”男人此时终于正眼看她了,可是余微却是嘴角微抽,脊背莫名的生出一丝寒意。

这男人难道不是来给他的侄子找回场子的吗?怎么说的这些话,她有点听不懂呢?

“你准备怎么帮我报仇?”余微喉咙噎了噎,却是下意识的问出了声。

“结婚。”宗湛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

余微一听却是差点气笑了,她还以为宗湛是不是突然脑抽了,竟然想要帮她,原来绕来绕去还是想让她嫁给宗文睿吗,这算哪门子的报仇?

“我说过了,我不会和宗文睿结婚的!”余微懒得再浪费时间,就想推开车门下车,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扣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不是和他。”

“那是和你吗?真的是够了,我没空和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余微几乎是气急败坏的挣扎着。

“嗯,和我。”宗湛却是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眼里毫无波澜,让人不自觉的相信,他是认真的。

“什么……和,和你?”余微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宗湛,显然是无法相信这个荒谬的提议,从名义上来说,他可是她的小叔啊……怎么能……余微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这简直比昨天看到宗文睿和别人滚床单,更让她惊讶。

“这是最狠的方法。”宗湛显然比余微镇定多了,波澜不惊的吐出这句话,让余微不自觉一怔之后,理解了他的意思,心底开始狂吐槽,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怨啊,摊上这样子的小叔,连余微都忍不住想为宗文睿默哀。

可是静下来之后,她又下意识的思考着这件事的可行性,不得不说,这个方法的确可以让宗文睿狠狠吐上一升血,有什么比他看不上眼的未婚妻摇身一变成为他的小婶,而且他还不得不叫来的狠呢。

可是,宗湛为什么要这么做?得罪自家人不说,她也不相信,宗湛会是那么好心牺牲自己一生幸福,来为她报仇的人。

而她也就这么问了,可是宗湛的回答却让她一瞬间明白了,这还是一场交易,而她依旧是这场交易的筹码。

“文睿的父母狼子野心,余家的财力不能落在他们手里,而我,也需要一个借口,拒绝联姻。”

话说到这个份上,余微不会不明白明白,她在宗家的作用就相当于一颗牵制家族内斗的棋子。

明白了自己的价值,余微也就无比坦然的接受了这个建议,宗湛这样半路截胡,自然不会毫无准备,可是看余微几乎没有犹豫的就在结婚协议书上签了字,这多少还是让他有些意外。

但是只有余微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以她的傲气,她做不到守着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去为余家争取利益。

与其被交易,不如自己交易,至少还能掌握主动。

“合作愉快。”余微向着宗湛伸出手,嘴角的笑意灿烂的有些晃眼。

“合作愉快。”宗湛看着她没有言语,却在余微几乎要尴尬的收回手的时候却是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