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军门盛宠

更新时间:2019-03-15 23:30

军门盛宠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余微,宗湛小说全文

时间:2019-03-15 23:30编辑:贵宾小说网

精品小说军门盛宠由安宁最新写的一本总裁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余微,宗湛,内容主要讲述: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话音刚落地,余昌海绷着一张脸出来,看到余微满不在乎的表情,...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军门盛宠 免费试读

话音刚落地,余昌海绷着一张脸出来,看到余微满不在乎的表情,颇为生气的说:“怎么,你妈妈说的不对吗?”

军门盛宠

“爸爸的记性可真不好,我可是记得我妈妈还在国外,还是说您婚内出轨的第三者?”余微很聪明,第一时间就听出曹艳芬话里的几层意思。也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反驳,但就是无法在这个女人面前忍住自己的脾气,说话也尖锐起来。

“你!”余昌海被气了个仰倒,指着余微说不出话来。

余晓溪赶紧上前扶住几欲混到的父亲,轻声指责道:“姐姐,就算我妈妈错了,那也不能这么指责呀,毕竟妈妈可是从小养大你的。还有爸爸那么疼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让爸爸生气?”

“晓溪!”曹艳芬叫住女儿,又拉了她一下,示意别再说话了。余晓溪怯怯的看了一眼,委屈的低头不吭声,眼里明晃晃的挂着眼泪。

看的余昌海的心都快碎了,指着余微破口大骂:“你就不能像你妹妹这么懂事?你妈妈都怎么教你的,全忘了?跟你那个下贱的母亲一样……”

“昌海!”曹艳芬叫住骂的正欢的老公,眼神瞟了一下宗文睿的方向。余昌海看懂曹艳芬眼里的意思,随即低声斥责起来。

余微从一开始忍着,后来听到父亲辱骂自己的父亲,再也忍不住了。嘲讽的看着余昌海说:“是啊,我妈妈是没怎么教我,谁让某人在她怀孕的时候出轨离婚,不幸流产呢?”

“你这个不孝女,我…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艳芬,晓溪,你们给我让开,今天我非得打死这个不孝女!”余昌海在外人面前被揭了老底,气的理智飞上天,扑上前准备打余微,却被曹艳芬和余晓溪拦住。

余微毫无畏惧的看着盛怒中的余昌海直言道:“好啊,你打死我好了!打死我了,我老公马上派人缉拿您,余家正好被封了,也算是我替我那可怜的弟弟报仇了!”

“你你…”

曹艳芬看余昌海被气得发抖都快晕过去了,赶紧伸手轻拍着他的胸口说:“昌海,别生气了,微微说笑呢!微微也是,还不赶紧给你爸爸认错!”

“是啊,姐姐,爸爸身体不好,您也别气他了!”余晓溪逮着机会补了一刀。

余微自然听出余晓溪话里的意思,毫不留情的戳破余晓溪的那层假象:“你可别叫姐姐,我妈妈还没那么厉害,能生下我两个月后再生下你这么一个女儿!”

“姐姐!”余晓溪眼圈泛红,可怜兮兮的看着余微,好像余微欺负她了一样。

余昌海自然见不得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被欺负,登时活了过来蹦跳着要打余微。还是曹艳芬毒辣,一直想着余微话里的意思,这一想不对啊,哪来的老公?

曹艳芬颤抖着声音问:“微微,你刚刚说的是谁的老公啊?”

正准备扑上前打余微的余昌海也愣住了,理智回笼了。板着脸问:“微微,怎么回事?说清楚,你跟谁结婚了?是文睿吗?”

“余伯伯!”听到宗文睿的叫声,余昌海也停止了自己的盘问,毕竟家丑不了外扬。

宗文睿看到余微后,眼睛亮了一下,心里不由得想其实母亲的那个主意不错。原来他跟苏岚的事情让自己的母亲知道了,宗文睿的母亲很精明,转眼就出了一个主意。让宗文睿先娶余微,拿到余家的财产后再设计离婚。

至于苏岚的孩子,就更好说了。生下来之后先抱到老爷子那里去,只要老爷子发话,就不信余微敢不养着!

而宗文睿今天又到了不一样的余微,眼里尽余微那生气时显得生机勃勃的脸,比平常好看了十倍不止。

忽略心里的异样,宗文睿冷静的说:“余伯伯,其实我今天来也是想说这件事情。”说着停下来,满脸后悔的看着余微道歉:“微微,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余微听到宗文睿的道歉,看着对方诚恳的眼神,心里却是想起晚上宗湛发给自己的那条信息。宗文睿,你到底是有把我想的有多傻,以为我会相信你的满嘴谎言。

余微的沉默让宗文睿以为自己的话起了效果,高兴的说:“微微,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跟宗湛结婚是不是为了气我?你放心,我已经跟苏岚多说清楚了,她不会再影响我们了!”

“是啊,微微,你看文睿已经这么诚恳的认错了,你就不要斤斤计较了,要大度些!”曹艳芬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记补刀。

余昌海也是一副如此的表情,附和着说:“你妈说的对,微微,男人哪有不犯错的时候,过去就好了!”

余微不理会他们,直直的盯着宗文睿的眼睛问:“那孩子呢?苏岚不是有你的孩子了吗?你要怎么办?打胎?”

宗文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叫道:“你怎么你能这么歹毒,那也是我的孩子,是一条生命啊!”

“哼!”余微的心里真是五味陈杂,要不是宗湛提前发信息通知,自己差点又相信了这个渣男。

余微绕过几人,站到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几人说:“宗文睿,我再跟你说一声,从今天开始,我是宗湛的妻子,你的小婶婶。麻烦你收起你那肮脏的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跟苏岚,渣男配贱女刚刚好,别来打扰我干净的生活。滚!”

宗文睿没说什么,余昌海却气个不行,口不择言的说:“你怎么能这样,跟文睿有了婚约还跟别的男人结婚,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心?”

“廉耻心?”余微叫嚣着反问:“我身上留着你的血,有着你的基因,廉耻心这种东西从出生就没了,你拿什么跟我讲廉耻心?”

“微微,你怎么说我都没事。但他是你爸爸!”曹艳芬并不想让所有人知道自己的过去,索性用孝道堵住余微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