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武林高手在都市

更新时间:2019-03-12 22:35

武林高手在都市小说全文精彩阅读小说阅读

时间:2019-03-12 22:35编辑:贵宾小说网

主角叫的小说是武林高手在都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笑笑香妃创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故事非常感人,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中年民工见王晓枫这一副可怜...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武林高手在都市 免费试读

那中年民工见王晓枫这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爱心顿时泛滥起来,关心的问道:孩子,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太多,你今后可要小心啊,特别是象你这样的,一般都是坏人的打击对象。走,咱去办银行卡去,反正现在取钱的人那么多,耽误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王晓枫看着这老实巴交,善良的中年民工,心有不忍,但凡成大事者都不拘小节,王晓枫现在什么都没有,如果再不忍这个,不忍那个,今后很难混出头,对此王晓枫心里也明白,同时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在这个世界上闯出一番天地,创造属于自己的神话。王晓枫又抱歉的看了看这位正在填写开卡单的中年民工,摇了摇头,终究是没有出言相阻。

武林高手在都市

办卡很简单,只要有身份证再交上二十元钱手续费不到十分钟便办了下来,看着中年民工一脸微笑的将银行卡递到自己的眼前,王晓枫最终还是放弃了善良,接过了银行卡。

王晓枫眼圈有些红,低着头不敢看中年民工那善良的眼神,嘴里含糊的说道:谢谢大叔,这一百块钱您先拿着,其实刚才我骗了你,只不过我兜里就剩下这一百元钱了,害怕今天办不成银行卡家里的钱又汇不到,想用钱来买一张。现在有了银行卡,这一百元钱就当大叔的劳务费吧。说到这,王晓枫怕中年民工不肯收钱,塞进中年民工的手里,便向着银行外跑去,同时低声说道:对不起了大叔,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脆弱。

站在银行大厅的中年民工,握着这一百块钱看着王晓枫已经消失的背影,独自摇头叹道:多好的孩子啊,真希望菩萨保佑,不要让坏人再惦记上他!说到这,便走回了自动取款机那长长的队伍后,继续排队去了。

而出了银行的王晓枫将刚才的烦躁和良心上的谴责甩去,心中暗道:既然要在这个世界上闯荡出一片天地来,心就得狠,否则的话大事难成,而在成功者的背后,往往都是堆尸如山,只要越过那尸山,就能够做那高处的成功者,而这也是成功者与普通人最大的区别。

想到此,王晓枫便向着网吧行去,用掉了十分钟将钱转到了这个新开的银行卡上后,王晓枫没有再做停歇,连忙打车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银行,整整花掉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将一百万现金取出,随后王晓枫并没有白痴的抱着钱回家,而是直接走进了银行大厅,将钱悉数存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中。

周围的人虽然非常怪异的看到这个百万富翁,为什么将钱取出又存上,而银行的职员也是一脸不爽的看着王晓枫,可惜的是人家有钱,你有什么办法?看在钱的份上,虽然不爽,但也麻流利索的将钱存了进去。

当王晓枫高兴的从银行门口走出,感觉心中的那块大石终究是落了下来,心情极好。可惜的是他在心情极好的同时,并没有发现在银行内,跟着他一块出来的三个一脸阴暗的青年。

王晓枫出了银行并没有再做停顿,打了一辆出租车,便向着自己的住所驶去,与此同时,王晓枫在刚才打车的时候就感觉不些不对,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一样,王晓枫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倒后镜,正发现后面有一辆白色面包车跟在车后,在示意司机七拐八拐的走了几个小道后,王晓枫确定身后的这辆白色面包车是跟着自己的,王晓枫轻叹一声,心里想着:看来财不可露白这句话,说的真是千真万确,想必这辆白色面包车里的人就是盯上自己的钱了吧?只不过,正好可以拿你们练练手,再加上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跟踪和能够拥有白色包面车这种高档作案工具的这两方面来看,这伙人一定了解Z市的黑道走向,哼!没想到自己了却了一件心事后,第二件心事也会这么快的出现了却的机会,真是天助我也啊!

想到这,王晓枫让司机拐进了一个胡同,塞给了司机一百块钱,便下车,随着出租车消失在了王晓枫的视线中,那伙开着白色面包车的青年终于露出了他们的狐狸尾巴,将车停在了胡同口后,从车上下来三个手持钢管的青年,一脸坏笑的看着王晓枫慢幽幽的走了过来。

王晓枫有些无奈的掏了掏耳朵,但心底下却是紧张的很,毕竟第一次对敌就三个壮汉,即便自己的九阳神功达到了第二层,普通人的拳头伤不了自己,但对方可有武器啊,别看王晓枫一脸轻松,但心底下可是悔的肠子都青了,暗骂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王晓枫此刻已经将九阳真气催促到了极致,防备着这三个小混混一拥而上。

可惜的是没有象王晓枫的预料之中,这三个小混混非常的有职业道德,其中一个身穿砍袖印龙图案T恤,下身是条满是花的裤子,一脸的横肉在走的时候还颤颤的胖混混,煞有其事的用钢管指着王晓枫,嚣张的说道:小子,你挺有钱啊,竟敢在公共场合里面露财,而且还敢在这条死胡同里下车,现在我们兄弟几个把车停在胡同口,将这里完全堵死,就看你往哪跑,识相的就把银行卡和银行卡密码告诉我们哥们,我们哥几个有可能还会心软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就算我们杀了你,都没有人知道,你现在了解自己的处境不?

呵呵!你们几个还挺搞笑的嘛,在抢劫之前非要说一大段台词,表现一下你们肚子里面的文学词汇,然后才切入正题,实施抢劫!王晓枫好笑着对那三个混混说道,心里也一轻,紧张的感觉好多了。

呀!你这个小子明知道我们哥几个是来抢劫的,居然还这么猖狂,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将你银行卡和密码告诉我们哥几个,否则的话,你这条小命今天就得交代在这。这三个混混迟迟不出手,原来是在这里套密码呢。

王晓枫心下授意,说道:你们是混哪的?居然连我都敢抢劫?

额?这三个小混混一听王晓枫这样问,而且语气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挺嚣张的,心下一突,三人对望一眼,背过身,讨论道:喂,二狗子,你认不认识这人?

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二狗子干脆简洁的回答道。

三猫子,你呢?

没,不如我们先把咱们哥几个的帮派威名告诉他,震慑一下,让他知难而退?再说了,这里是咱们的地盘,即便是黑虎帮那头的又怎样?毕竟Z市的东南部才是他们的地盘,在这西部可是咱们从良帮的地盘!三猫子嚣张的说道。

靠,对啊,我怕他个屁啊,就算是黑虎帮的老大又怎样?到咱们这还不是找削呢?我就不信他一个人就对付咱三个这么壮的人!看这个人说话傻傻的,就知道他在从良帮的地位一定不高。

王晓枫借着九阳神功,很清晰的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当即心里暗想:晕,自己一个不留神竟跑到了开发区这头,只不过自己住的地方就是黑虎帮的地盘,算了,只要不是黑虎帮的人,管他的!

这时三兄弟中的胖老大,回过身,对着王晓枫狠声说道:你他妈的到底是哪个帮派的?我大彪子可不打无名小卒。

大彪子?王晓枫一听这话,差不点把隔夜饭给笑喷出来,当即很没有形象的开始大笑起来。

二狗子这时气道:老大,他在笑你的名字,我看咱门还是一拥而上,打的他满地找牙看他还能不能笑出来。

好!大彪子没有半点犹豫,其实在王晓枫嘲笑他的痞子名时就气愤非常,毕竟这可是自己熬了大半宿才想出来比较霸道的名字,却被这么一个即将被抢的人嘲笑,这怎能不让他生气?

正在三人一拥而上之际,王晓枫连忙伸手劝阻道:哎,你们先停停,我想问问,你们是从良帮的不?

额?三人听到对方叫上了自己的帮名,连忙停下,生怕打了自己人,大彪子疑惑的问道:你咋知道我们是哪个帮派的?

呵呵,这个非常好判断啊,因为这里是Z市的西部,而西部就是从良帮的地盘啊!对了,你们的老大还好吧?王晓枫装出一副和他们老大很熟悉的样子笑着问道。

这下三人都有些蒙了,难道这个人认识自己老大?不!是从良帮的老大?大彪子,二狗子,三猫子对望一眼,纷纷看出了彼此的疑惑,而正在此时,王晓枫严肃的说道:不用多想,我不认识你们从良帮的老大,只不过想让你们三人帮我引见一下,事成之后每人分一万,怎么样?

我靠,你小子玩我们?不认识还装的这么高深莫测,兄弟们,给我打,打到他把银行密码吐出来为止,还一人一万,打发叫花子呢?大彪子一怒,连忙的喝道。

你奶奶的,做人可不能太贪,一万还嫌少,老子打一年工也没赚上一万块钱!王晓枫嘟囔了一嘴便见到三根钢管顺着自己的眼前向着自己的额头拍下,吓的王晓枫迅速的向后一跳,同时避开了即将拍向自己脑瓜子的两根钢管,此刻的王晓枫仗着九阳神功,对这三个混混的动作看的可是一清二楚,连连避过这三个混混的钢管攻击,这使得这三个混混气急败坏的乱舞起来。

此刻的王晓枫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只要自己微一动身,便可以轻松的避过对方的每一次攻击,在经过了大约五分钟的验证,见这三个混混气喘吁吁明显的体力不止,王晓枫摇了摇头,嘲笑道:喂,你们有没有点职业道德?出来混的居然撑不过五分钟,如果以后打群架的话,五分钟后你们还不任人宰割了?你们以为自己都是猪呢?

啥,老大他骂咱们是猪!二狗子气道。

靠,给我继续打!我就不信打不到他!这里属大彪子最累,毕竟一百七十多斤的体重可不是那么容易支撑的。

可惜的是王晓枫已经没有什么闲情逸致跟他们继续'调情',再躲避了三人的齐攻下,用了三层的九阳神功的内力一拳打在了大彪子的左脸上,顿时,只见大彪子快速的旋转着倒飞了出去,如从高空坠下的花盆一般狠狠的落在地面上,使得地面都是一震,在大彪子喷了一口血后,便昏迷了过去。

但此刻王晓枫的攻击还未完,在二狗子和三猫子的极度震惊下,王晓枫双拳并出,狠狠的打在了两人的腹部。两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倒飞出去,在王晓枫将大彪子打飞出去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用力过猛,以三层的内力来打普通人实在是太过了些,随后将功力调至一层,这才使二狗子和三猫子的伤比大彪子轻一些,只是即便再轻二狗子和三猫子也变成了虾米,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吐的淅沥哗啦的。

王晓枫这时双手掐腰,跟个泼妇似的站在两人的前面臭屁的想着:自己还没学武功招式,只靠着九阳神功的内力就已经这么强了,如果自己再学点武功招式,那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当然前提下是没有遇到象马云愁的那帮人,毕竟马云愁他们那一帮可是逼死了塞给自己九阳真经张良的人啊,想必他们的武功也一定不在自己之下。

王晓枫想到此连忙的将此事甩去,换上了一脸坏笑,看着二狗子和三猫子说道:嘿嘿,就你们这点能耐还想打劫我?如果你们乖乖的带我去见你们的老大多好啊,即有钱可赚,还不用挨揍,可是现在呢?后果是很残忍的,说吧,是马上带我去见你们老大,还是想让我好好的折磨折磨你们?我对于折磨人还是挺在行啊,而且象我这样有职业道德的人,不让你们爽到升天是绝对不会罢手的。哈哈!我最在行的就是那个满清十大酷刑,还有那明朝的剥皮法

这两个小混混一听王晓枫的恐吓,脸都吓绿了,还哪敢怠慢啊,当即三猫子忍着腹部的剧痛,跪在王晓枫的面前求饶道:呀,这位老大,我们带你去就是,千万别用什么酷刑!我们这身子骨可是受不了!随即,三猫子拉了拉二狗子的衣袖,两人忍着剧痛迅速的跑到依旧昏迷的大彪子旁边,先将其抬到车上,随后钻进白色面包车里面,而此刻的王晓枫已经坐到了车的副驾驶座上,看着一脸慌张坐在驾驶座的三猫子,笑着说道:不要怕,乖啊,好好的开车,否则出车祸我们这几个可谁都跑不了!

很快,白色面包车开进了一个豪华的夜总会地下室,三猫子紧张的对王晓枫说道:大哥,我们到了,这里就是从良帮的总部,现在夜总会还没有开门,从良帮的兄弟们肯定都没到,是不是让俺兄弟几个先请大哥吃顿饭,好赔刚才的得罪之罪?然后等夜总会开门了,在给大哥你引见?

王晓枫看着机灵的三猫子,心里暗道:这三猫子真是个鬼灵精,懂得审视夺度的说话,讨好比他强的人,不象二狗子,到现在还在那里哆嗦,一点出息都没有。

王晓枫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摇了摇手,说道:马上带我去见你们老大!饭以后再吃,相信我们以后会有机会的。

那是啊大哥,您这边请,我马上给我们老大打电话!三猫子说到这,便走在前面带路,同时掏出手机快走两步打给了他们的老大,不一会儿,电话的那头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声音,看来他们的老大还没有睡醒,此刻王晓枫立起耳朵,将九阳神功运转至耳,清晰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老大啊,不好了,有人来砸场子了,现在正威逼着我们兄弟三人,已经到了夜总会门口了!三猫子用一副焦急的口吻说道。

什么?是谁这么大胆?哪个帮派的?有多少人?电话那头明显是带着雷霆的怒气,喊道。

目前帮派不明,叫什么我们也不知,只有一个人三猫子越说到最后声音越小。

我靠,你们这群废物,一个人都对付不了?

老大,这个人好象练过,我们三个人拿着钢管打了半个多小时,就是碰不到他一点边,而他就那么轻轻的给我们哥几个一人一拳,我们哥几个就爬地上好半天都缓不过来,我这还是趁他不注意给您通风报信的,您快带弟兄们来吧,多带几个,否则晚了,我们兄弟几个倒是愿意牺牲性命的拦住他不让他砸场子,但到我们兄弟几个挺不住的时候夜总会可就要让他给砸了。三猫子颠倒是非黑白,虚报军情加抬高自己的说道。

这下听的王晓枫是苦笑不得,没想到三猫子居然给他来了这么一手,这下可不知道从良帮会带多少个人来教训自己,看来一番苦斗是在所难免了。

三猫子通完电话后便兴冲冲的跑了过来,一副高兴的嘴脸说道:大哥,我们老大说见你了,只不过我们老大现在不在夜总会里,在前面不远处的篮球场里打球呢,我们赶快去吧。

额?早就知道你们老大埋伏在蓝球场那里了,不过自己不去的话,岂不是在进行第二步计划时就掉链子?况且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能利用九阳神功震慑群雄的话,不怕没有人过来招揽。

当即豪爽的答应了一声后,便回到了白色面包车里,快速的向着三猫子所说的篮球场驶去。

在车里,王晓枫微笑的对三猫子说道:三猫子,你可真厉害啊,在我的旁边还敢骗我,想必现在蓝球场已经埋伏了很多人了吧?正等着报复我吧?

三猫子心理一慌,没想到王晓枫居然看出了自己的阴谋,当即车开的也有些不稳起来,王晓枫苦笑道:喂,你开的稳点,不然还没到篮球场呢就先把你自己赔里了,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毕竟你们老大那点人,还不是我的对手,除非他们手里有火器!在下午的那一番打斗当中,王晓枫对于自己的武功做了一个全面的了解,同时胜利的果实也使得王晓枫的自信高度膨胀了起来。

哎哟,大哥,你究竟想怎么样?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三猫子一脸惊恐的开着车,他不相信在离王晓枫那么远的地方打电话,他还能听到,此刻他心理有些毛毛的问道。

哦,我啊!在前几天被一家公司给辞了,现在是无业游民。王晓枫毫不隐瞒的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要找我们从良帮的茬子?三猫子继续问道。

哦,最近比较闲,想找个帮派靠脚,而正好存钱的时候,被你们给跟踪了下来,所以就近。这个你应该明白吧?王晓枫微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