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剑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03-12 21:28

剑倾天下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齐苍小说阅读

时间:2019-03-12 21:28编辑:贵宾小说网

精品小说剑倾天下由古城烟雨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齐苍,内容主要讲述: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黑夜悄然流逝,黎明之光赶走了最后一丝黑暗,整个炽星山都沐浴...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剑倾天下 免费试读

黑夜悄然流逝,黎明之光赶走了最后一丝黑暗,整个炽星山都沐浴在日曜造化万物的光芒之中,尽是生机盎然!

剑倾天下

此时,天狼骑一行人漏夜赶路,终于走出了炽星山的地域范围,又行三百里,不多时,一座若隐若现的城池轮廓,恍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见状,为首的高大男子剑眉微微一挑,他知远处那气势恢宏的城市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鸣凤城。

鸣凤城,玉衡王国十八郡城之一,毗邻星陨山脉,统辖诸多小城,实力雄厚,武风盛行,在十八郡中亦能排在前五之位,不可谓不强。

城中鱼龙混杂,宗门世家不在少数,且以一殿一宗四世家这六大势力最为强盛,一殿一宗是指观星殿,弥天宗,前者观星象,明祸福,招揽四方灵职;后者拥龙阁,震四方,门下星师如云。四世家则是以齐家为首的齐,萧,唐,易四大家族,世家之内,氏族子弟逾千,外家子弟上万,长老供奉亦不在少数,比之一殿一宗,仅是毫厘之差。

鸣凤东城,齐府。

作为鸣凤城的顶尖势力,齐家素来宠辱不惊,颇有世家风范,毕竟足以惊动齐家之事实在寥寥。然而今日,整个齐府之中,却充斥异于常态的躁动和热闹。

上至长老供奉,下到弟子佣人都整齐排列在齐府的迎客廊道上,地位尊贵的家主主母以及一些嫡系子弟更是站在齐府门口,翘首以待,似乎是在等待着某个大人物的到来。

“听说此次前来的是镇国王府的小世子?也不知是真是假啊?”人群中,一个少年轻声问道。

“有真有假,我们等的确实是镇国王府的人,但不是所谓的世子,只是一个被罢黜的庶人。”旁边的高瘦少年摇头道。

“被罢黜的庶人,什么意思?”

“难道你没听说三年前镇国大将军叛国战死,镇国王府小世子被贬为庶人以及废除修为之事么?”另一个少年搭腔道。

“原来如此。”闻言,少年恍然大悟,似乎是想起了三年前那件震惊了整个王国的大事。

这时,齐家最高的栖凤阁上,两个少年正凭栏远眺,遥望着某个方向。其中一人身穿华贵白衣,面冠如玉,丰神俊朗,一双暗紫色眼眸透出高贵之气,隐隐闪烁的星华,更是彰显出他不凡之姿。

另一少年衣着就相对简陋了许多,朴素青衫,五官俊秀,漆黑眼眸中透着几分灵慧,嘴角微微含笑,虽无前者之贵气,却尽得云淡风轻之从容。

“公子,当真不打算去迎接这个被罢黜的小世子么?”青衫少年微微侧首,略带恭敬道。

“世子?庶人罢了,尚且不曾开启源窍,地位不及我齐家一普通弟子,不,应该是比起最低等的下人还要不如,这样的人也配本公子亲迎?”白衣少年挑了下眉,眼中嘴角尽是蔑视和不屑。

白衣少年名为齐潇然,是齐家家主钦定的少家主,年仅十五岁,已然开启七窍,达到七品星纹境,乃是齐家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

“话虽如此,这齐苍虽已为庶人,但毕竟还是镇国王的嫡孙,饶是镇国王心冷如铁,这血脉之情却依旧斩之不断,这天狼骑一路护送便可看出那位王爷的几分心思。公子虽贵为齐家少主,身份不比常人,但家主尚且亲自相迎,您若不去,难免给有心之人留下口舌,到时候若是此事传回镇国王府,给王爷留下一个傲慢无礼的印象,岂不误了公子的前程?”

青衫少年不急不缓地说着,他作为家主齐岳送到齐潇然身边的家臣幕僚,自然要在关键时候劝说这位主子,省得他恃才傲物,一朝失足。而在他的眼中,这位主子天赋惊艳的同时,那傲气确实也非寻常天才可比。

“哼!关淮,你也别拿出镇国王说事,这个老东西我早就看他不爽了,镇国王府和我齐家本就同出一源,凭什么他那一脉世代称王,而我齐家一脉就得龟缩在这小小的鸣凤城。今日他又把一个废物送到我齐家,莫非当我齐家是专收废物的地方么?!若五百年前是我齐家一脉称王,现在我就是世子!”齐潇然眼中闪烁着冷意,俊秀的脸上则是充斥着桀骜的怒色,显然他这番话并非一时冲动。

闻言,青衫少年关淮神色微微一变,严肃道:“公子,此等大逆不道之言,不可再提!”

“哼!”齐潇然冷哼一声,似乎也觉得自己言辞有些过激,瞥了关淮一眼,发现未曾从后者的脸上看出其他的变化,方才收回了目光。

“今日之言,你全当没有听过。”齐潇然目光再度望着远处,漠然道。

“是。”关淮微微颔首。

“走吧,天狼骑快到了,本少主便依你之言,去见识一下这个被罢黜的世子!”说着,齐潇然率先走下了栖凤阁。

关淮深深地看了一眼齐潇然的背影,眼帘微抬,面不改色地跟随其后。

在两人走下栖凤阁的时候,齐家门口,家主齐岳和主母等人也看到了远处踏马而来的车队,本是淡漠如霜的脸上一瞬间换上了一副和煦笑容。

哒哒~

马蹄声远远而来,越发清晰,很快天狼骑一行人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哇,是星纹战马,这是他们的契约星兽么?”一个少年惊讶出声,眼睛盯着逐渐走进的星纹战马闪闪发光。

“契约星兽?开什么玩笑!你面前来的可是王国第一铁骑天狼骑,天狼骑的每一位骑兵修为至少都是星轮境,而他们的契约星兽怎么说也是完美级的下位星兽,星纹战马虽然不错,但也只是坐骑罢了!”

“好…好厉害,如果我也能成为天狼骑的一员就好了!”

“哼!就凭你,还是先开启源窍,正式踏入星纹境再说吧!我看你都不一定能成为星师。”之前开口的少年再度表示自己的不屑,但他看向天狼骑等人的目光却同样充满了希冀。

“吁~”随着勒马声的响起,十六位杀气凛凛的天狼骑尽皆下马,为首的高大男子跨步走到齐家主齐岳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肃穆道:“齐将军久等了,末将陈沉奉王爷之命护送庶人‘齐苍’回到齐家老宅!”

对天狼骑而言,他们唯一的主人是镇国王,因而陈沉并没有称呼齐岳一声齐家主,好在齐岳也有着王国将领的军衔,他称呼一声将军倒也算得上妥帖。

齐岳明白陈沉的意思,自然不会计较,他同样行了一个军礼,随即展颜笑道:“陈沉将军以及天狼骑的各位将军护送齐公子一路舟车劳顿,风尘扑面,必然辛苦。齐某在府内备了酒席,不如请齐公子和诸位将军先行用膳,再沐浴休息可好。”

齐岳自然不会像陈沉一样直呼齐苍真名,既然不能称之为世子,那么一句公子便恰到好处。

闻言,陈沉摇了摇头,道:“齐将军不必多礼,对我等而言,这点风尘还算不得什么,还是先见过庶人‘齐苍’吧!”

说话间,一个天狼骑军士缓缓拉开了马车厚重的帷幕,光芒一股脑地涌入车厢内。

这时,一个身材颀长瘦削的少年也缓缓走了出来,这是一个风神如玉,俊秀出尘的少年,他的五官如同精心雕刻的玉器,挑不出半点瑕疵,眉宇似笔锋,琼鼻如傲竹,眼眸深邃宛如一潭渊泉,不可见底。

少年移步下车,眸光漠然,唇角微抿,俊逸的面容之中似是隐藏着若有若无的孤冷之意,在光芒拥簇下,竟是让人错以为是一位谪仙临尘。

初见齐苍这般遗世独立的气质丰韵,齐家众人皆是微微一愣,女弟子们更是芳心颤动,不能自已。

齐苍并不知晓这些人的想法,也浑不在意,他漠然走下了马车,径直对着齐家主行了一礼,平静道:“齐家主,在下齐苍。”

听着他简洁的自述,齐岳微微一怔,随即亲切地上前握住了齐苍的手,笑道:“齐公子前来,齐某期盼已久,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齐苍眉梢微扬,不露痕迹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没有说话,只是再次行了一礼。

齐岳见齐苍不说话,很识趣地没有再套近乎,而是用一种和善的语气说道:“齐公子一定是累了,别在这站着了,来,进府用膳吧!”

说着,在其盛情之下,齐苍以及天狼骑等人尽皆走进了齐府。齐府非常辽阔华丽,穿过十几个廊道和庭院,方才走到了大厅。

“鸣凤齐家……”目光掠过两侧静立的侍卫,齐苍心中忽然暗道。

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脊背一寒,一股隐隐的敌意隔空而来,他追寻而去,却见一个身着华贵白衣的少年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眸中透着耐人寻味的深意。

“高阶星纹境么?”齐苍心头一动,他看不穿白衣少年的具体修为,但能感觉到后者体内滂湃的星力,这绝非高阶以下的星师可以拥有。

“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一个不比王都天骄逊色多少的人物,齐家老宅底蕴比我想的还要深厚不少。”齐苍不动声色地想着,这时齐岳却开口了。

“齐公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齐某的长子,齐潇然。”说完,齐岳转头看向齐潇然道:“潇然,这位是齐公子。”

“齐公子。”齐潇然自然地行了一礼,笑容可掬,不显丝毫骄狂。在其身后,关淮也同样行了一礼。

“少家主。”齐苍淡然回礼。

“齐公子与各位天狼骑的将军们请进,我等已经备好了酒菜。”齐潇然看了齐苍一眼,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多谢齐公子。”天狼骑将士们齐声道。

进入大厅,格局自是豪华宽阔之极,容纳下百余人依旧绰绰有余,而相比奢华的装饰,更吸引人的自然是桌上的美酒佳肴,酒是上等的星月酿,菜肴更是用星兽的血肉烹制,饱腹之余还能在无形之中提升修炼者体内的星力,此等盛宴,非世家贵族不可享用。

然而齐苍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心中却是无奈,他的源窍封闭,体内无法长久储存酒菜中的星辰之力,若是食用过多,对他而言反而有害无利,最后只能粗粗地吃了一点,便提早离开了这场盛宴。

来到齐家给他安排的独门院落中,小院清幽,房内装饰也是朴素雅致,倒是颇合他的心意,但他的心情却是不容乐观。齐家众人表面上看似热情,实则暗流涌动,尚且不说那表现得极为明显的少家主齐潇然,就是在家主齐岳的身上,他也感受到了一丝冷意,尽管前者隐藏的很好,但依旧逃不过他的敏锐感知。

“齐家老宅,果然是一个未知的险地。”齐苍摇头一笑,“不过这样也好,太过安逸的日子,反而会消弭我的斗志。”

正当齐苍思忖之时,门口却突然传出了一丝轻微的声响。

“谁?!刚抵达这齐家老宅,就派人暗杀,这手段未免太不高明了吧!”齐苍眼神一凛,剑眉瞬间倒竖,并指成剑,身影化作一抹清风,悄然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