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喜爱资讯 > 婚情蚀骨:总裁大人夜夜撩

更新时间:2019-03-23 23:15

婚情蚀骨:总裁大人夜夜撩大结局精彩试读 第

时间:2019-03-23 23:15编辑:贵宾小说网

小说婚情蚀骨:总裁大人夜夜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奈小容创作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故事非常感人,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见罗尤菲的状态,唐欢也...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屋子科技,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婚情蚀骨:总裁大人夜夜撩 免费试读

婚情蚀骨:总裁大人夜夜撩

  见罗尤菲的状态,唐欢也自然了然罗尤菲提醒她的意图。   而她只是伸出手来做了一个“OK”的手势,便把视线撒向了台下的众人。   罗尤菲只能摊手捂住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尤菲,你怎么了?”   站在罗尤菲旁边的伴郎安文容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上前关切的询问了一句。   “没没没,我现在只是有些头大。”   罗尤菲摆了摆手,都不忍心再抬头看台上的唐欢。   和唐欢认识这么多年,她多少还是能够理唐欢现在的心情,只是没想到唐欢这一次竟然会这么没有分寸。   段金宸抬起手腕又看了一眼时间,他伸手揽过唐欢纤细的腰肢,将她的身体转过来与他正对。   迷人温暖的微笑在现场摄影师的各个镜头下呈现,他眼底蕴含着非寻常的温柔,替拨弄了一下头发。   “亲爹都被你说死了,嘴上便宜也占够了,差不多就行了,今天是你我的婚礼,就这这样把我晾在一边,着实让我有些难堪。”   他压低喉咙所说的话,仅仅只有她才能够听的清。   而段金宸柔情的声线散发出独特的魅力,抬眼望着他亮如星辰的明眸,心底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撩拨起波澜一般,轻轻荡漾着。   可突然间,她又赶紧收回了目光,似乎再多看一眼就会深深地沦陷。   神父看到此情形,由于不好意思打扰,便显得有些为难,忍了很久,最终还是悻悻的用蹩脚的中文提醒道:“段先生,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嗯,继续。”   段金宸对唐欢勾唇一笑,又抬头回应了神父的话。   紧接着,神父按部就班的继续宣读誓词如电视剧里的一样,各心诚的当中说一句我愿意,再戴上戒指便算是礼成。   本以为今天的婚礼,她会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可能是受了段金宸眼神和动作的带动,使她鬼使神差的进行完了一切。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她便理所应当的以为,这就是她一生的归宿。   段金宸给唐欢无名指戴上戒指以后,他低下头欲要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台上甜蜜的一幕。   台下,段林峰和唐晚晴同时瞪大了眼睛,紧绷着神经看着台上。   尤其是段林峰,嫉妒与激愤在心里掀起汹涌的波涛。   然而这一切,却因为现场突然被话筒扩出来的刺耳电话铃声给打断。   现场的气氛有些隐隐的躁动,等了半天迟迟没有等来段金宸的吻。   唐欢睁开眼,看到段金宸拿起手机,眸子渐深的死死盯着手机屏幕。   她刚要问话,段金宸却毫不留恋的松开了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径直往后台走去接起了电话。   这样的状况引起了现场的一片哗然。   而唐欢却被段金宸突如其来的离去弄得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只能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   现场的吵嚷和嬉笑声响起,堵住了她的耳朵。   看着某些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和一脸嘲讽的笑,唐欢终于反应了过来,心里不禁冷笑。   段金宸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把她扔在这儿了?!   纵然她没有想过能在段金宸的心里占据多少的地位,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耍她!   在场人的讥笑和幸灾乐祸的神情让唐欢感觉倍受打击。   而台下,唐晚晴母女却相视一笑,同时带着讽笑看向唐欢。   感觉到这对母女不善的目光,以及段林峰错愕并且含着几分同情的表情,她顿时脸上有一股强烈的灼烧感。   刚才对唐柯城以及唐晚晴母女的嘲讽,此刻都成了伤害自己的一把利刃,让她巴不得马上刨一个地洞钻下去!   “新娘子,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倒是给我们解释解释啊……”   “就是就是啊,新郎接电话就走人,难不成是前女友召唤,逃婚了?”   此话一出,引起全场的哄堂大笑和一片排山倒海的附和声。   随着吃瓜群众的追问,唐欢心起了逃走的念头,提起婚纱裙摆就往后台跑去。   罗尤菲显然被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吓得傻了眼,看到唐欢落荒而逃,她也赶紧追了上去。   而唐晚晴却很快的闪到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罗尤菲一脸不耐,迈步刚要往唐晚晴的旁边插过去,然而唐晚晴却是故意作对似的也往同样的方向挪了挪。   两个回合下来,罗尤菲彻底没有耐心,她瞪向面带讽笑的唐晚晴,冷声道:“你要干什么!”   唐晚晴嗤笑一声,双手悠然环于前胸,“不干什么,就是想问问我“嫂嫂”的好闺蜜,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眼前这个女人眉眼之间都是戏,尤其是说到嫂嫂这个称呼时,语气中的讥嘲显而易见。   罗尤菲没有立马回答,而是冷冷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唐晚晴仍旧不依不饶,像是个发现新大陆的孩子一般,虚伪的瞪大了双眼,装作一副惊讶不已的表情,“呀,难道说,段金宸真的临时悔婚了?”   看到唐晚晴此刻幸灾乐祸的神情,罗尤菲手上已经酝酿出了一股力量,随时都想往唐晚晴脸上扇去。   可想到此刻还有这么多的宾客在场,她还是忍住了这份冲动,她勉强扯出一抹笑意,悠然开口:“呵呵,在笑话别人之前,麻烦唐小姐能先想想你自己吧!”   说着,罗尤菲又刻意的往唐晚晴身后的段林峰看去,继续说道:“你的老公是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有数,别到时候被人抛弃了,还有人笑你连自己老公也守不住!”   言外之意就是,段林峰真正爱的人还是唐欢,万不得已才娶了自己。如果说段金宸悔婚,那段林峰极有可能抓紧这个机会和唐欢藕断丝连……   唐晚晴想到这一层,心猛的一沉,脸上的讥讽荡然无存。   罗尤菲的话让她不得不联想起那天晚上段林峰对自己所说的那段话。   看着唐晚晴紧紧相握的双手,罗尤菲便知道自己所说的话奏了效,她又冷笑着勾了勾唇,低声道:“自己好好想想吧!”   话音未落,罗尤菲便直接撞开了唐晚晴的肩膀,趾高气昂的离开。   逞一时口舌之快后的罗尤菲离开了喧嚣的会场,这才想起来刚才从会场逃离开的唐欢。   凭借直觉,唐欢上二楼的化妆间,刚要转动门把手,却发现门从里面被反锁。   她想也没多想,敲了几下门,便大喊:“欢欢,欢欢你在里面吗?”   唐欢站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靓丽动人的自己出神。   听到罗尤菲的声音在门外持续了很久,她这才拖着繁重的身体去拧开了门,又往沙发上不顾形象的岔腿而坐。   高跟鞋一处丢了一只,唐欢又冷着一张脸把头饰,耳环,项链一一摘了下来,随手往地上一扔。   罗尤菲见状,叹了口气,坐在了唐欢的身边,“欢欢,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不爽你好歹跟我说说话,不然你砸砸东西也行,就算你放把火把这酒店烧了,你家段金宸也是赔的……”   “别跟我提这个人的名字,我不想听!”   罗尤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唐欢直接一个眼神往罗尤菲瞪去,恨不得把她的脸刺出一个洞。   “好好好,我不提。”   罗尤菲很识相的住了口,可又一句关于段金宸的话再一次的冲口而出:“可能这次,他是真的有什么急事呢,你看啊,段家本来就不同意你们的婚事。”   “够了!”   唐欢暴怒的斥道,“我说了让你别提他!烦不烦?!”   这一声吼过后,整个空间像是被冻结了一般。   半晌,唐欢又把语气平静了下来,“对不起,尤菲,我现在心情很乱。”   “其实你不用跟我解释,我都明白,这么多年了,我还能不了解你?”   罗尤菲尽量的把说话的态度弄得活泼一些,把原本尴尬的气氛稍微活跃了起来。   唐欢勉强的笑了笑,想起今天的经历,可谓是真的跌宕起伏。   她原以为可以从此把唐柯城和唐晚晴母女,还有背叛她的段林峰踩在脚底,可没想到,段金宸这个给过她承诺的男人,却在这个时候给了她一记最响亮的耳光。   现在她肯定成了天底下最搞笑的笑柄。   唐欢看向旁边的罗尤菲,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尤菲,我今天应该特别丢人,特别可笑,是吧?在大众眼里,我简直就是个白痴!”   罗尤菲了解唐欢这么多年来所遭受的一切,看到唐欢故作坚强的样子也忍不住开始心疼。   她伸手抚了抚唐欢的后背,“不是的,欢欢,凡事要往好处想。”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罗尤菲却在一开始就觉得段金宸不靠谱,但眼下这种情况,再说出这些话,必然会让唐欢感到更加受挫。   “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