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喜爱资讯 > 逃不开的债

更新时间:2019-03-24 13:52

逃不开的债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逃不开的债小说阅

时间:2019-03-24 13:52编辑:贵宾小说网

小说叫做逃不开的债,本小说的作者是安欣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瞳孔骤然缩紧,不可置信地看着蒋天生,脑海里已经勾勒出所有...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屋子科技,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逃不开的债 免费试读

逃不开的债

我瞳孔骤然缩紧,不可置信地看着蒋天生,脑海里已经勾勒出所有他的阴谋诡计。 “你抓我回来,就因为想要我手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或许是这真相太过震惊,连我此时的语气都在隐隐发抖。 他并没有立马回答我,眼里浮现出一丝我看不懂的神色。即使我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他却像一点都不着急一样,静静看着我。 我紧捏手心,希望自己全身的颤抖不要太明显。 “你之所以不干脆杀了我,而是折磨我,羞辱我,就是因为我手上还有公司的股份?” 蒋天生始终没有说话,冰冷固执的脸仿佛一座冰山,横亘在我们之间,无法跨越。 最后,他缓缓合上手中的文件,淡淡看向我。 “你明白就好。” 我微微愣在原地,仿佛浑身的血液都结冰了一般。 唯一感到蹊跷的是,他那句话的末尾,带着一丝叹息的余韵。 只是愤怒早已冲昏我的头脑,让我无法去思考这句话底下的细枝末节。 脑海中架构了一万个如何谩骂他的词语,到最后却全部崩塌,化为瓦砾。 因为我知道,跟他硬来,绝不会有好结果。 “从今天开始,你就跟在我身边做我的秘书。” 他用一如既往冷淡的声音说道,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不存在一样。 更好笑的是,他居然让我待在他身边做他的秘书?难道,是打算将我放在他身边,好随时监视吗? 面对他的决定,我并没有打算反抗。因为我知道,我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寻找日后复仇的机会。 确定成为蒋天生的秘书之后,当天晚上他便吩咐张姨给我准备了工作穿的职业套裙。 是一套深蓝色的裙子,穿上看起来干练又不失活力。 连张姨看到后也忍不住连声赞叹。 但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如果爸爸还在,看到我终于穿着套裙去上班了,应该会很高兴吧。 这么想着,导致我没有注意到朝我走来的蒋天生。 等我注意到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放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仿佛在欣赏一件很美妙的物体一样,露出略微满意的眼神。 我下意识地有些拘谨,微微颔首。 气氛变得非常尴尬,因为蒋天生的闯入,让空气都骤然冰冷了好几度。 “不错,希望明天开始,你不要给我出什么岔子。” 他的语气依旧不咸不淡,听着就让人很冒火。 既然决定了低头,我并没有对他这句话表示任何不满,而是乖巧点头。 这一举动在他看来似乎很奇怪,所有目光有些意味深长。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让我稍微松了口气。 于是第二天一早,我便跟随蒋天生来到了公司。 这一次以公司员工的身份来到这里,我的心境多少有些不同。看着办公室里认真勤勉办公的同事,我心中五味杂陈。 没有想到,蒋天生将公司料理得这么好。当初爸爸早早带他去公司锻炼,他很快便学会了生意场上那一系列果决从容的手段。 连爸爸都说,他是个天才。 我微微在心中叹了口气,望着蒋天生挺拔高大的背影,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之后,我去人事部办理了入职手续等一系列事件,随后便来到蒋天生的办公室。 办公室只有我们两个人,放置在角落的空调缓缓吹出冷气,让整个办公室又冷了不少。 “茶。” 正发着愣,蒋天生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我诧异回过神来,疑惑地嗯了一声。 他从文件中抬起头,戴着眼镜的脸看上去很严肃认真。 “需要我教你倒茶么?” 平淡的语气中带着隐隐的责怪。 我立马反应过来,匆匆端起茶杯跑到了茶水间。 这种状态,可不行。 我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告诉自己一定要放平心态。 虽然我面临的人是我的杀父仇人,但在完全掌握不了打倒他的王牌之前,我绝不能轻易露怯。 看着满溢的茶杯,我赶紧放下茶壶。 望着空落落的双手,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中,一张牌都没有。 “蒋总,你的茶。” 我用像往常一样对待工作的语气对蒋天生说道,他略略有些诧异,瞥了我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放稳茶杯之后,他又交给了我一些杂活。对此,我丝毫没有怨言。 一天下来,我做的工作无非就是端端茶递递水,帮蒋天生拿点文件之类的小事。这让我感觉有些挫败。 真这么做下去,我到什么时候才能掌握公司大权? “你最近很听话。” 下午六点十分,蒋天生摘下那架金丝边眼镜,用眼镜布仔细擦拭了一番,又不疾不徐地放进眼镜盒里。 我微微扯了扯嘴角,“反抗你是没有用的,所以不如乖乖听话,说不定这样你会对我好一点。” 他哈哈笑了笑,仿佛我说的话在他看来很搞笑一样。 “你早该有这种觉悟。毕竟你跟我那么多年情谊,要是不反抗的话,我也不会那么对你。” 他说得云淡风轻,像是错的人都是我一样。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没有说话。 接下来的几天,我再也没有反抗他一句,或一件事情。他对我的改变似乎很满意,所以渐渐也交给了我更多的工作。 虽然工作并不复杂,我的心情却有些焦躁。倒不是烦恼工作上的事情,而是路延那件事,始终梗在我的心头,像一根刺一样。 最近蒋天生对我不错,所以我想着从他这里撬开嘴。 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假装很认真的整理着文件,实际上却用余光微微瞥向蒋天生。他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脸色不像以往那样冰冷。 “怎么,你看上去很焦躁?在想什么?” 他横过眼看向我,让我有种很危险的感觉。 我干笑一声,“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路延,心里有些不好受……” 我降低了音量,但很显然还是被他听到了。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靠近我。 “告诉你又怎样呢?你只会更不好受。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说罢,他便走在我的前头,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