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极品替后:凤舞天下

更新时间:2019-03-13 20:03

极品替后:凤舞天下 极品替后:凤舞天下

极品替后:凤舞天下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邪域姬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云破月,云梨缘

她,单纯可爱,才情超人;她,勾心斗角,暗藏心机;突如其来的蜕变,现实的逼迫?时势的造就?她,一代凤后,宁天下,震乾坤;飞龙在天,她便是舞动乾坤的凤后。真龙本凤展开

本书标签: 云破月,云梨缘

精彩章节试读:


阳国太子杨凌云刚上殿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像小狗一般在云破月腿上轻轻蹭动的云梨缘。“她,就是那个被人传得沸沸扬扬的小郡主?“他不是很敢相信,这不过是一个粉面雕琢的小娃娃,能有什么特殊?他多看了云梨缘几眼,长得是十分可爱,可是,是不是外人夸大了?要说神童,他曾经也是,不足为奇。“阳国使臣杨凌云参见陛下。“

“太子不必多礼。“

云破月提心吊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殿上一老一少的对话和神情上。他更是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手更是不由自主的护住了女儿那胖胖的身子。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前一天不是已经想好了?为什么现在又会是这个样子?总之,他不想放走女儿,不想让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离开自己的视线。

云皇不时地看向云破月。当他看到那微微的动作时,脸不由自主的冷了下来,更是显现出了明显的不满。他狠狠的看了云破月一眼,希望他可以收敛。杨凌云当然没有放过这一丝变化,看来,和亲有望了。

云破月低下了头,轻轻拍了拍云梨缘,看样子是在安抚被这样严肃的氛围吓坏的小家伙。云梨缘虽说还小,可也多多少少懂事了,她当然知道,自己已经不受云皇喜欢了,刚才父王的举动要皇爷爷又生气了。她看看龙椅上的万圣至尊,眨着受伤的眼睛,默默的低下了头,玩儿着自己小小的手指,当做什么也没看到。那个黑暗中的家伙,她见过,当然是背着云破月。

下了朝,云破月轻轻舒了口气,终于没有在大殿上说出来。那么,宴会是最后的一关了。云破月看着怀中的女儿,叹了口气,他根本就不应该带她来这种地方。“缘儿,你要父王怎么办?“他在心中默叹,真的舍不得他的小梨缘。

终于挨到了宴会,推杯换盏之后,杨凌云终于开口了:“云皇,我皇派外臣前来,其实是为了求亲,希望可以迎娶贵国的郡主。“

云皇看向云破月,希望他可以好好表现。但是,他失望了,云破月铁了心装聋作哑,根本不搭理他。“咳咳!月儿,这件事,你怎么看?毕竟你才是郡主的父亲。“云皇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云破月深深的呼吸了几次,才抬起头,问:“还请问太子,郡主会嫁给谁?“

“我皇,如果不出意外,郡主将会母仪天下。“杨凌云笑着说。其实,他也没有想到,梨缘比他想得要小很多。

“啪!“手中的酒杯被捏碎了,捏碎的人却不只是有云破月。云破月强装镇定,看看似乎要吃了自己的云皇,才说:“这,要缘儿心甘情愿跟你走。限时宴会结束前。“这是一个有些苛刻的条件,谁都知道,云梨缘十分认人,除了云家的三兄弟,任何人都别想动她一下。如今,每天的沐浴,都是云破月亲力亲为的。

果然云皇十分生气了。杨凌云看着脸都黑了的云皇,心中却一点儿想笑的感觉都没有。云破月不过是想保护自己的女儿,毕竟只有五岁,其实根本不应该和亲。可是在云皇心里,只有皇位最重。“幸好父皇还没有变成这样的人。“

杨凌云笑着走到云梨缘的面前:“小郡主,可不可以跟哥哥过去坐一会儿?“他并不抱太大希望,毕竟梨缘太小了,可能什么都不会顾忌。

云梨缘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想一想白天和刚才云皇的脸色,她再看看自己的父王,不知道自己现在拒绝,父王会不会受到责罚。想了好久,她扬起笑脸,问云破月:“父王,可不可以?缘儿想和太子哥哥过去看看。听说太子哥哥有好多好玩儿的东西。“

云破月点点头:“好,过去吧。要乖乖地听话,知道吗?“

云梨缘点点头,很顺从的将自己的手交到了杨凌云的大掌中。其实杨凌云也只是比云破月大了两岁,也还是孩子。

杨凌云看着云梨缘,看到她一直是仰着头,以为是在看自己。可是,当他们走到位子上的时候,小家伙还是仰着头。原来不是在看他呀。杨凌云显然有些挫败感,想想他也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连婴儿都没有抵抗能力,这小家伙怎么会对他视而不见?什么东西?比他还有吸引力。“小郡主,你在看什么?“他好奇的问。

“小金蛇呀!好可爱!哎!别走呀!“云梨缘挥着手。

当众人看去的时候,只剩下了一条快要消失的龙尾。可是,这龙吟之声却是开始在耳边响起。好巧不巧,这条龙出现的位置正好是在云破月的头顶。云破月暗叫不好,这下,他可是会有大麻烦。云皇有些吃惊,不过,这还是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如果好好培养,云破月现在还不迟。

云破月转过了头,立刻怔怔的盯着对面的夜空。云破风紧张的看着这个弟弟,他不会呆了吧?顺着云破月的目光看去,也把他惊了个半死:“凤,凤凰。“声音并不大,可还是被别人听到了。众人看去,果然,在云梨缘的正上方,一只凤凰的些许尾羽还没有消失。同样,祥和的凤鸣传出来了。云破月更加担心了,这一会,没人可以救得了他们。不知道他的缘儿会不会出事情了,只要可以保命,去阳国也是很好的。

“该死的家伙!你现在该想想你自己的处境!“云破月愣了一下,哥哥在提醒他?

当众人渐渐恢复平静时,云皇叹了口气:“朕决定,封郡主为金凤雾曼公主,跟随阳国使团离开完婚。四王爷献女有功,赐心府御龙殿。今夜公主便随阳国太子回驿馆。“

在众人吃惊的眼光中,云梨缘放开了杨凌云,走到了云破月的身边:“父王,你要送走缘儿了?“

云破月叹了口气,揽住了这个养了五年的小丫头:“缘儿,父王也舍不得你走。可是。缘儿长大了,应该离开父王,离开云国了。“至少,比留在这里被杀死要好得多。

“为什么?缘儿不要离开父王,缘儿会害怕的。“云梨缘眼中含着泪水,拉紧了云破月的手。

云破月依旧是那一抹让云梨缘熟悉的微笑。他柔声安慰:“缘儿乖,不要这样。父王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能带你去,而且要很久很久之后才可以回来。你要乖乖听太子哥哥的话,他会照顾好你的。如果你不乖,等父王回来了,就不去找你了。“

云梨缘一听,连忙将流出的泪水擦干净,点着头说:“缘儿会乖的,不会不听话。父王,可是你一定要来找我。好不好?“

云破月笑着:“好,一定。父王可从来没有骗过你。“只是这一次要再欺骗你一次了。云破月叹了口气,将自己左臂上的金环取下,戴在了云梨缘的脚腕上:“好了,要是想父王了,就看看这个。你是知道的,父王可不会允许它离开父王很久的。到太子哥哥那里吧。“

云梨缘点头,乖乖的返回了杨凌云的身边。这个金环对云破月来说很重要,她从小就知道了。“父王一定会来找我的。“她的心里有了希望。

晚宴很快就散了。在云破月依依不舍的目光中,云梨缘拉着杨凌云的手,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皇宫。

云破风叹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御龙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云皇为什么要把云破月关进那个地方?小弟弟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就是因为刚才的不满?那可是他的女儿,他怎么会舍得?

这天夜里,一个黑衣人走进了云梨缘的房间:“丫头,醒醒。“

“我没有睡觉。“云梨缘坐起来。

黑衣人笑笑:“不错。小丫头,想不想帮你父王?“

“想!“云梨缘立刻站了起来。帮父王,父王的事情就会很快办完,他就回来接自己了。

“好,从今天开始,我会教你很多东西,你要认真的学。还有,不可以完全相信任何一个人,包括我和你的父王。不要问为什么。“黑衣人很严肃。

云梨缘点头,现在,她就要相信眼前这个人。那人的右臂上有一只同自己脚上一样的金环,只有云破月最最相信的人才会有。

几天后,云梨缘坐在了前往阳国的马车上。她探出了头,不住的往后面张望。可是,她失望了,熟悉的身影没有出现。小丫头有些伤心,难道父王不要她了?“不!父王一定不会不要我!父王一定是想早点办完事,早点来接我。“想到这些,云梨缘抬起了头,看着身边的杨凌云,轻声地问:“太子哥哥,你说,父王什么时候才回来?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杨凌云笑着:“我们要去的地方,是阳国。至于云王,我真的不知道。以后有机会,会见面的。好了我的小公主,快快睡觉吧,我们的路还很远。“

云梨缘点点头,任由杨凌云将她揽在怀中,轻轻拍着。她打了个哈欠,枕着杨凌云的大腿,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合上了眼皮。小家伙蹭了蹭自己的脚腕,确定金环还在,这才安心的睡着了。

御龙殿外,云皇站在那里:“月儿,她已经走远了。“

“父皇,她还小,您多费心。不然,会出问题的。“云破月很无奈。

“月儿,朕也是为了云国的将来。祭司说,如果不这样,云国会有大难。“

“父皇不用解释,儿臣明白。只是,别让外人知晓。“

“朕知道。“

“唉!“殿内传出一声叹息,黑衣人又出现了,“你不放心她?“

“是。“

“你爱上她了?“一个问题,带了试探性。

“这。“云破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云梨缘才五岁,还是个孩子。可有一点云破月敢肯定,他们之间的,绝对不是父女之情。他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走了十日,终于到了阳国的土地上。

“公主,还有十天就到了。“杨凌云微笑着。这十天,日夜兼程,小家伙似乎不开心了。

云梨缘只是有些憋闷,总是坐在小小的空间里,她不喜欢:“太子哥哥,我们可不可以下车?“

“好吧。我们去逛逛,耽误不了时间。“杨凌云点头,终日在马车里,真是难为这个小公主了。他将云梨缘抱下马车,一队官兵立刻跟在了他们身后。

云梨缘来到一个小店铺里,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大大的布娃娃:“哥哥你看,好可爱!“

杨凌云看去,竟然觉得这个娃娃很像是他身边的小公主。他做了个手势,要人付了钱:“公主没有玩具吗?“他把娃娃交到小丫头的手上。

“有呀!“云梨缘笑着,“只是,没有这么可爱的娃娃。我的玩具全是父王和二皇伯给我做的。你知不知道,二皇伯用珍珠给我做了个球球,好大好大。“小丫头比划着。

杨凌云觉得不可思议,原来宁王这么宠爱她。“难道,是宁王的女儿?“他猜测着。

已经距离都城越来越近了,杨凌云渐渐觉得,他对云梨缘有一种保护欲。若不是因为明知不可能,且他又没有那种不良嗜好,他早就请求杨皇将这个乖巧的小公主赐给自己了。把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永久的锁进深宫,跟那群勾心斗角的女人相处,他真的觉得好残忍。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