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通缉逃后:鬼马郡主逃婚计

更新时间:2019-03-13 21:05

通缉逃后:鬼马郡主逃婚计 通缉逃后:鬼马郡主逃婚计

通缉逃后:鬼马郡主逃婚计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歆月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沈茗香,李玉麒

被绑上凤辇的沈茗香在大婚的当天晚上直接将皇上点倒,拍拍小手逃宫了。不怕被逮回去吗?怕?不怕?管他呢?谁让李玉麒欺骗他在先,皇上又怎么了,皇上就可以骗她纯洁的感情吗展开

本书标签: 沈茗香,李玉麒

精彩章节试读:


“丫丫,别闹了,朕是男人,男人有女人是很正常的,但是朕可以向你保证,不管朕有多少女人,在朕的心里只会有你一个。”李玉麒抓着丫丫的手,按在胸前,深情的承诺。

“我不稀罕,放开我。”丫丫的心很痛。

相对于李玉麒的欺骗,这句话更伤人,她与阿奇美好的记忆全因这句话而模糊,她从来没想过她成亲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她曾做过很多嫁给阿奇的梦,但绝不是这样,原本今天她是抱着嫁就嫁的心态,但是现在,她是决不会嫁了。

确实在看到皇上就是阿奇的时候,她有些心喜,但是当她亲耳听到阿奇说还有别的女人时,她的梦就破了,心就碎了。

是,男人有女人很正常,有几个女人也正常,但是她不能接受,她的阿奇是独一无二的,她的阿奇不会有她之外的女人的,可是,到现在才发现一切只是一个谎言。

“丫丫,别闹了,今天是你我大婚的日子,再说你都累了一天了,我们歇息吧。”李玉麒走过来,拥着沈茗香哄道。

“大婚的日子?”沈茗香笑得眼泪出来了,她飞快的出手,点住了李玉麒的穴道。

“你、、、”李玉麒只说出了一个你字就被点了哑穴。

“我是丫丫,但是我只是阿奇的丫丫,你不是,你是皇上,所以我不会嫁给你。”沈茗香笑看着李玉麒,她不要这个坏人看到她的伤心,她不能让她知道她的心痛,她是沈茗香,是忠王府的野丫头,她不会为男人流泪,尤其是无情的男人。

沈茗香看着桌上那两朵大红的牡丹,甚觉讽刺,做母仪天下的皇后,真是好大的笑话啊。

“这朵花送给你,从今晚起,你不再是我的阿奇,你做你的皇上,而我,我要去找我的阿奇,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认识,也不会有任何关系。”丫丫愤怒的将红牡丹塞进了李玉麒的嘴里。

沈茗香离开皇宫后,并没有回王府,她不想回去,也不能回去,回去的结果,肯定还是被送进宫。

曾经,她心里装着一个叫阿奇的男人,曾经她做着新嫁娘的美梦,但是在这一天,她的梦彻底的碎了,被一个叫李玉麒的男人打碎了。

心里只有一个,沈茗香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捧着小乖站在城门下。

“小乖,你是阿奇送给我的,现在阿奇没有了,你会不会像阿奇一样欺骗我,玩弄我?”

小乖的红尾巴不停的左右摇摆,小脑袋在沈茗香掌心不停的蹭。

“小乖,我就知道你最好,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小乖对吗?”沈茗香感动的用指腹轻摸小乖。

现在她知道宠物比男人可靠,虽然她没有了阿奇,但是她还有小乖,她要去江湖,她一定会找到一心待她的阿奇,他可以有很多女人,但是她沈茗香只要一个好男人,爱她,宠她,将她当宝贝的男人。

沈茗香在城门下坐到天明,天亮后,她并没有立即出城,她意识到李玉麒那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她,而且即使他不追究,她爹也会派人来抓她的,她得改装。

虽然想到了易装,但是身上没有银子,幸好身上的嫁妆不少,手上戴的,脖子上挂的,全部都是贵重的首饰。

不过这些她都不稀罕,但是这些东西可解了她没银子的困惑,当铺仍然未开门,但是她硬是给砸开了,逼着人家收下了她的东西,而且硬K了五千两。

有了银子后,她就什么都不怕了,只是衣服没着落,这时,一群乞讨的小孩子打她面前经过,沈茗香眼前一亮,立即有了主意。

她买了很多又香又大的肉包子,走至小乞丐们面前。

“我这有吃的,你们要不要?”沈茗香提着包子朝乞丐们道。

乞丐们猛点首,沈茗香向他们道:“跟我走,这些全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沈茗香拿着包子将一群小乞丐引进了无人的小巷。

“姐姐,不带这样耍人的,要是你有诚意就赶紧将包子给我们,这样跑,很累人的。”长头的大点的小孩子紧跟着沈茗香委屈道。

“过来,我们一起吃,但是吃完了,你们要帮我办件事。”沈茗香坐在地上,向乞丐们招手道。

“成,但是得让我们先吃饱。”乞丐贼笑道。

“当然,吃吧。”沈茗香拿出两个包子后,将剩下的全给了乞丐们。

“好了,饱了,姐姐,你有什么事要我们做快说吧,我们很讲义气的。”乞儿们拍了拍手,摸了摸肚子向沈茗香笑眯眯道。

“好,够义气,你们能不能帮姐姐弄套衣服,像你身上这样,但是要干净一点。”沈茗香盯着大小子身上那套唯一没补丁的衣服道。

“这个呀,简单,姐姐喜欢,我这身脱给姐姐就好了。”乞儿说着就要脱衣服。

沈茗香立即摇首,不是她不要,而是实在太脏了,脏得她有些受不了,她连摆手,将一两碎银放在手上向乞儿道:“这是银子,你去给姐姐买一套来,但是记住,不要被人发现。”

不一会乞儿们就拿着衣服来了,当然了,他们不可能真的去买衣服,而是直接从别人身上扒下来的。

沈茗香自然也不会问,有衣服穿就成了。

“姐姐,其实你很漂亮的,为什么要扮成这样?”乞儿有些不明白,看着由美女变成小土蛋的沈茗香不解的问。

“呵呵,漂亮的姑娘会被人欺负的,这样就不会了。”沈茗香也不怕他们告密,笑嘻嘻道。

“也是,姐姐为什么不回家?”

“回家?”沈茗香向乞儿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靠过来。

“姐姐偷偷告诉你们,姐姐被家人卖了,我是自己逃出来了,你们一会帮姐姐将这身衣服丢了,千万不要被人发现,姐姐、、、他们逼着姐姐接客、、、”沈茗香含泪悲道。

沈茗香变装后,反而并不急着出城了,或许是因为心里还是有阿奇吧,也许心里对那个男人还有期望吧,她似乎在等待。

一天过去了,城里没有任何动静,第一个晚上,她与乞儿们挤在一起,心里酸酸的。

都一天了,竟然没有人来找她,难道没有人在乎她吗?她爹娘呢?他们也不要她了吗?

心里酸的直流泪,她不禁想,爹娘是不是在骂她?而李玉麒会不会正拥着别的女人?

“哇、、、”说哭就哭,但是她突然哇的大哭,可吓坏了一群胆小的乞丐。

“姐姐,你怎么好好的哭了?”小乞丐们坐起关心的问。

“笨蛋,要叫哥哥。”

“对不起,吵到你们了。”沈茗香以袖抹泪,歉意道。

“没事,姐姐是想家了吧?”

沈茗香点首又摇首,虽然想家,但是现在她却不想回去,看着小乞丐们,心里更酸,虽然很累,但是她却不想睡,只要一闭上眼,阿奇就会出现在她脑中,她的心会更痛。

硬撑到天亮,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沈茗香还是决定离开京城这个伤心地。

带着满腹的惆怅,沈茗香终于离开了京城,出了城,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要往哪走,也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虽然十七了,但是她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这片出生地,现在孤身一人带着受伤的心离去。

沈茗香用了差不多十天的时间才到南阳,虽然走了十天,但是这里离京城也只不过几百里,并不是很远。

虽然比不上京城,但是也很热闹,看着人来人往,她心情一下子好了,进城后,她总是往人堆里挤,中午的时候,她找了间人多的客栈,要了碗简单的云吞面。

“听说了吗,京城出大事了?”等面的时候,靠床的位置,几个人正在讨论什么,虽然他们压低了音量,但是听起来,又像是故意让人听见。

“现在国泰民安,能出什么大事。”一老者不以为意道。

“这你就不知道吧,越是太平盛世,越容易出事,就好像这次,皇上大婚,当是举国欢庆的大事吧、、、、、”

听人说起大婚的事,沈茗香的耳朵举了起来,这些天走的都是小镇子,还没听人说起过京城的事。

“皇上成亲是大事,但是却不是什么新闻,你小子在故弄玄虚吧。”老爷不屑的扫过说话者。

“嘿嘿,老菜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皇上成亲是不新鲜,但是皇上下令通缉皇后你知道吗?”

“我说,小子,这满大街都贴着通缉令,还用你来说。”

“那你知道皇上为什么通缉皇后吗?”

“不是早就从宫里传出来了吗,皇后打晕皇上,逃了。”

“那是皇上要面子,其实皇后是与人私奔了。”男人这次真的压低了嗓音,但是沈茗香还是听见了。

但是她的肺也气炸了,她什么时候打晕李玉麒了,她又与谁私奔了,这些人太过分了。

“刘宏,这话可是要砍头的,皇后要与私奔早怎么不么奔,为什么非要等大婚后才私奔?”被唤做老菜头的人显然不相信。

酒楼里的人齐点首,同时发出了‘对’的声音。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有个亲戚在宫里当差,这次正好回来办公事,是他亲口说的,皇后与宫里的侍卫私奔了,听说那天晚上还打伤了不少侍卫才逃走的、、、、”沈茗香举起耳朵听,可是说话的人越说声越小,以至于她耳朵尖起来也听不见了。

虽是如此,但是前面这些话就足已将沈茗香气炸了,她与侍卫私奔,明明是李玉麒的左拥右抱,这会反倒成了她的错,太过分了。

最可恨的是他竟然通缉她,李玉麒,你可真狠,难道你真的不念旧情,难道丫丫在你心里没半点份量?眼泪不住的往心里流,沈茗香真后悔那晚没真的打晕他。

想起通缉令,沈茗香起身就跑。

“公子,你的面?”捧着面的小二见沈茗香冲了出去,呆愣在那,好一会才想起,跟着大喊。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