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美颜倾世:绝爱北周

更新时间:2019-03-13 22:45

美颜倾世:绝爱北周 美颜倾世:绝爱北周

美颜倾世:绝爱北周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夏雨的韵味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宇文泰,宇文邕,宇文宪,颖儿

乱世南北朝,王朝更替频繁,短暂的北周王朝也曾一统中原,为隋唐盛世打下坚实根基,却常被人遗忘。而北周武帝宇文邕与阿史那颖皇后的故事,却广传人间。展开

本书标签: 宇文泰,宇文邕,宇文宪,颖儿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

宇文宪以使臣的身份来到王宫,径直去见了已记息可汗。

“大汗,臣下宇文宪,代我主前来求娶贵国公主,一来,以固两国联盟,加深两国情谊,二来,周国和大突厥联手,定可东灭齐国,南定陈国。大丞相许诺,若是此番出兵大捷,愿与可汗共享中原大好河山。”宇文宪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突厥的礼仪,直言此番前来的目的。

“哦?竟是毗贺突前来,本汗可要好好招待!来人,传令下去,准备宴席,本大汗要宴请周国使臣。”

“谢大汗!大汗,那和亲之事?”宇文宪发问,他总觉着可汗在推脱着什么。

“哈哈!毗贺突,几年未见,本汗可是想你了,咱今日不谈这事,陪本汗到花园里走走。”

“是!”

已记息可汗从座上走下来,亲自扶了宇文宪起来,斌退了侍从,两人并肩行着,径直去了花园。

突厥王宫里果然比几年前繁华了许多,宇文宪记得,他离开的时候,还没有什么花园,如今,突厥王宫竟修建得与长安的有几分相似,但建筑中又融入了几分草原的特色。

“大汗这王宫变化很大啊!”宇文宪感慨到。

“是啊!还多亏了毗贺突你带来的那些能工巧匠,才有了今日王宫的繁华。”已记息可汗赞同的笑到。

“有一个人你一定想见吧!”

“大汗指的是?”

“去吧!颖儿就在锦瑟宫等你!记得当年本汗对你说的话,本汗看好你这个女婿!”

“是,大汗!”

宇文宪离开了花园,径直往锦瑟宫的路行去。突厥王宫虽然改变了许多,但原来宫殿的大体位置都没有变,他凭着记忆走到了锦瑟宫。

大门开着,他停在了殿前,袖子里藏着她爱吃的糖葫芦。大汗方才提醒他的事:当年,四哥先离开了突厥,他晚了两年才离开,离开时已记息可汗曾说,若是他功成名就了,愿意把三公主嫁给他。

“五公子来了,怎的不进殿?”丽娜出殿来去做颖儿让她去准备的糕点,正巧看到了站在殿外不进去的宇文宪。

宇文宪打量了眼前俊秀的女子,思索了半天才想起她是谁来:“原来是丽娜妹妹啊!出落得越发漂亮了,可有找到心仪之人,要不,随本公子回长安,做我的小妾?”

宇文宪随心所欲惯了,见到儿时的故友,不免要调戏她一番。倒是这调戏弄得丽娜都红了脸。

“五公子,你说什么呢!丽娜才不要嫁去中原呢!”

“那……要不本公子留在突厥,陪你一辈子?”宇文宪越发的得寸进尺,伸手想要摸丽娜嫩白的脸蛋。

“哎呀!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我的手下败将五公子回来了?几年了,功夫不见长,风流心倒是长了几颗,这一回来就调戏我的侍女。”

突如其来的嘲笑声传来,让人不知道是谁也难。

“参见三……公子!”

“呵!你变性了?这一袭男装穿给谁看呢?本公子可没有龙阳之癖啊!”

“去你的!是兄弟就进来,咱不醉不归!”

“好啊!到时醉了不要怪我不让着你!”

“这是自然!”颖儿撑开双臂,想要搭上宇文宪的肩,却发现有些困难,她以为她长高了,能够勾得着他,却忽略了她在长高,他也在长高。

“算了吧!矮到死,你永远也长得没我高!还是哥哥我来勾搭你吧!”宇文宪痞痞一笑,俊俏的脸颊被晒黑了闪着油光。

“谁要勾搭你了?我是……给你拍苍蝇而已!”

“苍蝇呢?”宇文宪揪住她的手,轻轻地打开,却什么也没有。

“飞了,我没有打中。”颖儿挣开他的手,自顾倒了一杯酒,送到他嘴边,又撕了一只鸡腿,堵住他的嘴!

“唔——咳咳……”

宇文宪差点噎到,把鸡腿从口中拔出来。

“粗鲁!看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颖儿一句话也不说,自顾自地喝酒。她原是不会喝酒的,可是,这些年,常随叔叔在军中,也学会了饮酒,于是,每当她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就想到了喝酒。汉人的文章里有借酒消愁这一说法,她也试了无数次,可是没有哪一次管用,只能戒酒消愁愁更愁。

“颖儿,少喝点!你是不是生气了?你若嫁不出去,大不了……大不了我娶你得了……”宇文宪吞吞吐吐,终于说出了埋藏再心中已经很多年的秘密,虽然他知道不该,不能,不管…

“毗贺突,我问你,祢罗多久才会来娶我?”颖儿精神恍恍惚惚,好像醉了。

宇文宪不知该怎么回答,是啊!她喜欢的人是四哥,即便大汗许诺把她嫁给他又能怎么样?她不开心,这是他不想看到的,可是……

“毗贺突,你告诉我,他是不是娶了别人了,忘了我了?”

“没有,怎么会呢!四哥还叮嘱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糖葫芦!”

说罢宇文宪从身后变出了一个木盒子,在颖儿面前打开,裹携着红糖汁的糖葫芦闪闪发光,诱人非常。

“还是祢罗突记得我的爱好,你这人怎么都不给我待个礼物?”

“我……忘了。”

好不容易她开心了些,他不想让她知道真相。四哥娶亲了,现在在同州镇守黄河,他受命来突厥求亲他并不知晓,也没有让他送糖葫芦来,那糖葫芦是他向长安最有名的师傅学做的。可是,他不能说,他不想她知道后伤心,以她的性子,定是要杀到黄河去。

“那你得自罚三杯。”

“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