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霸皇妃:青楼女戏宫廷

更新时间:2019-03-13 23:18

霸皇妃:青楼女戏宫廷 霸皇妃:青楼女戏宫廷

霸皇妃:青楼女戏宫廷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晞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

一个被父亲卖去青楼的女子,却机缘巧合的进了皇宫,成就一代霸妃,看一代霸皇妃的成长与恩怨情仇之路。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其他秀女开始窃窃私语“这个白满川,可真行啊。昨天迷惑太后今天又迷惑皇上。”

“对呀对呀,我看她要是当了皇妃就是妲己褒姒,那是要灭国的呀。”

太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司空鸿宇的一举一动,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宣布啊。急死哀家了。司空鸿宇猛一转身看了看太后的眼睛随即指着白满川说道:“全部留下,除了她。”

什么!太后气急败坏站起身气冲冲回了寝宫。其他秀女得知自己被入选的消息十分高兴,之前那股高傲劲一下子又变强大了。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走到白满川面前一脸鄙视“哼,会烧菜又怎么样会哄老人家开心又怎么样,还不是什么都没有。”

其他秀女跟着哈哈大笑,白满川狠狠扫视一圈之后将目光定格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双手在我身上我可以用手创出一番天地而你,你什么都不会只会靠男人过活。一个男人要分成三千多份。你那份能保持多久?”白满川直直盯着那女子看,看得她浑身发毛。不过对方也毫不示弱地回道:“姑奶奶我可是永州八宝之首。年轻漂亮一定能宠冠后宫的。而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老百姓,踩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就凭她刚才那句宠冠后宫,白满川断定这个女人在后宫一定活不了多久。算了口舌之争不痛不痒有什么好争的,随便她说去吧。白满川一个转身自顾自往前走去。

后面那女子对她不屑的表情十分生气她大吼道:“记住我的名字,白菲卿。”

“爷,奴才探听到的只有这些。”小旺子急急忙忙将刚才的事告诉司空鸿宇。

司空鸿宇听后勃然大怒“这女人居然这么说,她知不知道朕是九五之尊,朕一句话就可以要了她的命。不但不巴结还要诋毁朕。”

看着主子气冲冲的发着小孩子脾气,小旺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旺子,你笑什么,朕说错了吗?”

“爷,依奴才之见这个白满川是个烈性女子。人们越是想得到的东西她就越是不屑一顾。爷,人各有志何必强求呢。再说了,是您自己不要她的。”

“小旺子,你是在怪朕吗?皮痒了是吧。”司空鸿宇故意做出一副要打架的样子,不过越是这么做小旺子就越是想笑。他跟着司空鸿宇二十多年了他家主人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也就小孩子脾气,性格比较执拗其实爷本性不坏。

“你笑什么,朕的样子很好笑吗?”

“不,不是。爷,那您选下来的那十五位秀女怎么办?”

“统统封为才人,那位叫白菲卿的封为白嫔。把白满川叫来,朕要她做贴身丫鬟时时刻刻跟着朕。”哼,朕就不信这个女人会不动心。

“小旺子,你说她真的对朕没意思吗,如果没意思那干嘛做好吃的给朕?”

“哈哈”小旺子终于忍不住了“我的爷啊,那次是你自己闻着味闯进梁才人的房间误打误撞看见了白姑娘做的醋溜土豆丝。”

额,这个小旺子真是不给面子“小旺子,谁是你主人,你干嘛帮着外人说话。”

“呵呵,爷,不好意思。奴才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论你个头,还不快去把白满川叫来。”

“哦对了,爷。刚顾着跟你说话忘了跟你说正事了。白姑娘让蓉儿姑姑请走了。”

“蓉儿?你是说母后把她带走了,可是朕不是一直让你守着吗,怎么还是让母后捷足先登了。”

“爷,您说得倒轻巧。奴才只是个奴才哪敢跟太后抢人啊。不过爷不一样,您可以亲自跟太后要人啊。”

哼,让朕去跟母后要人,那岂不是便宜白满川了。她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朕去亲自请。算了算了,就她那种性格应该讨不了母后的欢心吧。等她哪天被母后赶出来了再把她调过来,看她还敢不敢这么无礼!

然而这只是司空鸿宇的个人想法。事实上太后对白满川非常器重,她还特地询问了蓉儿“蓉儿,皇上真的册封了所有秀女?”

“回太后,是的。除了白满川。”

“这个皇儿永远跟哀家这个做娘的唱反调从小就这样。哀家叫他往东他偏偏往西。哎。”

蓉儿心想:皇上的脾气还不是随了您的性。你们母子俩都一样谁也不让谁。

“蓉儿,白满川还在宫里吗?”

“太后,奴婢知道您器重白满川这丫头,所以特地留了个心眼让她暂时住在奴婢那里以便太后随时召见。”

“哈哈哈,蓉儿啊。你可真了解哀家。对了上次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回太后,这个白满川是永州人。他的父亲是永州知县白璐。”

“这么说来她是千金小姐。一个千金小姐能做出如此美味的家常菜来确实难得啊。”

“只是皇上不喜欢她,太后打算怎么处置这个白满川?”蓉儿一脸疑惑不知道太后要干什么。

“你去看看哀家宫里还缺什么丫鬟没有,给她安排一个。”

“有是有,是前院扫地的。只是她好歹也是千金小姐,这么做会不会太委屈她了?”

“那就让她呆在哀家身边做个贴身丫鬟吧。这样一来就能见到皇上了,哀家就不信这种倾国倾城出水芙蓉般的面容还比不上那些庸脂俗粉。”

“好,那奴婢去找把白满川叫来。”

“嗯。”太后躺在榻上等待着白满川,一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丫头的时候就觉得她非池中物。只可惜皇儿怎么就看不上呢?难道这么一个清澈明亮的丫头还比不上那些涂脂抹粉的女人?在哀家看来那些嫔妃各个脸抹厚粉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反而满川这丫头素面朝天又不失倾国倾城。想着想着胸口突然喘不过气来呼吸极为困难感觉要窒息了。太后脸色惨白伸出双手拼命挣扎“来,来人啊。来……”

因为太痛苦了太后根本喊不出声来,所以根本没有人发觉有什么不对。幸好此时白满川及时赶到,她看见太后倒在榻下脸色惨白像是出了什么事。二话不说,立马上去扶起太后仔细一看用手使劲推拿她的后背反反复复好几次太后才有了些气息。脸色也好一些。这时宫女们赶了过来“出了什么事,你是谁为何在太后寝宫里?”

白满川立刻站起身挡住太后,然后迅速放下门帘将宫女隔在外面。做好这些事后她才解释道:“太后有些话要单独跟我说。你们没事就退下吧。”

这话一出,几个宫女就不乐意了“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这么说话。你把太后怎么样了为何不让我们看?”

宫女们吵吵闹闹偏偏白满川的话他们不信,而最有分量的太后此时实在太虚弱无暇管这种破事。幸好蓉儿及时赶到才屏退了宫女。她立马冲进去看太后“太后您旧病又发了?奴婢刚从王太医那里取了药快点服下吧。”

太后吃了药整个人感觉好多了,她感激地看了看白满川“满川,谢谢你。哀家今天不舒服,你先下去吧。哀家要休息了。”

白满川没有多说,只是弯了弯腰后就退下了。

蓉儿看了看白满川远去的背影赞叹道:“这丫头真是又聪明又善解人意。”

“是啊,她处理的非常好。既保全了哀家的颜面又隐瞒了哀家的病情。如此善解人意处事冷静确实是个聪明人。”

第二天太后特意召见白满川与她共赏御花园,偏偏在这么美好的地方居然遇到了几个讨厌的女人。看他们一个个双手叉着腰一副高傲的样子,说话不带脏字却是句句刺耳。哎,这种事在宫里常有,太后也懒得管这种破事准备拉着白满川离开这里。

偏偏这个时候白菲卿居然看见了他们。她快步上前推开了白满川然后自己扶着太后殷勤地将她拉过来“太后,臣妾不知您在这里有失远迎真是该死。”

太后强露微笑说道:“各位嫔妃都在赏花啊,那你们继续吧。哀家不打扰你们姐妹之间聊家常。”太后正欲离开岂料白菲卿紧紧挽着太后的手不打算让她离开。

“太后,臣妾们在讨论谁的衣服好看。正巧太后在这里,臣妾想请太后做主替我们裁决。”

晕倒,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白菲卿居然还要争个雌雄。太后扭曲着脸勉强一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看了看在场的三位嫔妃,刚想开口。蜜贵妃突然跪倒在地低着头浑身哆哆嗦嗦连话都说不清楚。太后连忙扶起她“蜜贵妃,哀家知道你身子不舒服。你先回去吧。”

蜜贵妃连连点头哆哆嗦嗦往前走去,站在一旁的雅贵妃不屑于跟白菲卿攀比于是找了个借口跟着蜜贵妃走了。白菲卿看他们一个个离开,心中一阵得意。太后见白菲卿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只好招呼道:“白嫔是要跟哀家一起赏花吗?”

“好啊,臣妾要留在太后身边做一个媳妇应做的本分。既然太后说要赏花臣妾就陪您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