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魂战隋唐

更新时间:2019-03-12 22:35

魂战隋唐 魂战隋唐

魂战隋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乐谈天分类: 武侠仙侠 主角:

这是一个疯道人,独孤一剑,梦想战遍隋唐的传奇经历故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秦虎头的父亲名叫秦行太,养马出身,祖上被胡人从太行山脚掳到幽西漠北,自幼被风沙打熬出一身钢筋铁骨,勇猛过人。

自神枪罗艺受南陈太宰秦旭之命率领十万精锐挺进燕赵之地,收复幽州之后。秦行太拉着乡亲们组建马帮,在幽州境内养马贩马,足迹遍布半个大草原。

这一次,秦行太护送一半家当到山东沿海诸县做生意,万万没想到,途径双虎岭的时候,中了响马的埋伏,除了他和儿子秦虎头,再没有其他的人逃出来。

秦行太身受十余处重创,用羊皮扎住,裹着儿子一直逃到济南府历城县境内,见到人,把心头一口气松了下来,再也支持不住,病倒在客栈里,一直昏迷不醒,和死人无异。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秦行太的幼子秦虎头目睹惨烈,闻过血气,竟然一改平日憨憨傻傻的模样,变得聪颖伶俐,一双呆滞的黑漆眸好似被仙光劈开似的变成两泓清泉瞳。

秦琼一行带着秦虎头将秦行太从染榻之地搬到四海楼的独门小院,请来本地名医王大夫为他诊治,王大夫仔细检查之后,对秦琼抱拳施礼道:“秦二爷,王三爷,樊爷,贾老爷,老夫方才看过,此人身怀腐臭之味,想必,”

秦琼本待仔细聆听王大夫的诊断结果,好把诸事备齐,却看见那小娃娃秦虎头双目忽闪忽闪的,在他父亲和大夫身上逡巡不已,知道他一定等的心急了,于是一摆手,说道:“王大夫,详细的情况咱们慢慢再聊,现在是救人如救火,一切听您吩咐,您只要告诉我们,这位能不能治好?”

王大夫一愣,咱秦二爷虽然年纪轻轻,却有长着风范,凡事稳若泰山,今儿个怎么着急了?噢,救人如救火,二爷如此为这人心急,其实是个性情中人。

他急忙答道:“几位,此人外伤感染,内受风寒,是双虚之症,医治倒不难,只是需要慢慢用心调理,不出半年就能如常人一般。”

在场众人听了,都放心了,那秦虎头过去摇着王大夫的手喊道:“医生,请你快点给我爹爹用药。”

王大夫低头一看,只见这孩子肥嫩嫩的小脸满是着急,水灵灵的双目惹人怜爱,连忙抱起孩子说道:“娃娃,别着急,老夫这就抓药,请几位安心等待。”把小虎头放下,转身奔柜台。

王大夫是本地名医,经常在四海楼看病,四海楼里的人都认识,一应所需早就帮他准备好了。

他亲自用陶罐煎好药水,再加入两匙粥汤,亲自喂秦行太服了,这也是王大夫,换成别的郎中往往一纸药方便打发了病人。

秦行太一碗汤药下肚,不到一刻钟,额头就热潮起来,这可不是药力发作了,而是恢复了知觉,被身上的伤口痛的。只见他躺在床上,不时呓语,口中塞了舌头,谁也听不清。

秦虎头不忍直视,刚要上前呼唤,王大夫连忙伸手阻止道:“孩子,他的身子正在自我恢复,你不能打乱,稍后他自然会苏醒。”

秦行太的记忆仍旧停留在身陷重围那一天,他手持斩马大砍刀力战八方,急急挥刀如风,却挡不住雨点似的暗箭泼头罩下,也架不开四面的刀枪剑戟,更杀不尽重重围堵。

若不是心头尚存有保护幼子的信念,他一定会死战在山头,随众位兄弟长眠于地下;若不是有汗血宝马,也跳不出如山如岭的阻截。

渐渐地,秦行太终于记起:自己单人独骑,用兽皮裹着幼子秦虎头连日逃出千里之多,还不知道我那孩子在里面是生是死!

秦行太心焦如焚,如梦如痴,全身抽动不已,只急的一口气顶到眉头,苏醒过来。不久,眼珠子动了动,虚弱地喊道:“虎头?虎头?你可在吗?”

秦琼早就在床边侍候,一看秦行太唤孩子,急忙说道:“秦大哥,你放心,小虎头就在旁边,你看,”说着,把孩子抱起来给秦行太看,接着温言道:“秦大哥,你父子平安到此,暂且放心养病,其他的事情待伤好之后再处理也不迟。”

那秦虎头用小手摸着父亲的脸庞,喊道:“爹爹,你放心养伤,再过两天,孩儿帮你梳理胡须。”

秦行太眼眶一红,奋力摸到儿子的小手,笑道:“呵呵,你没事,爹爹就安心了,要好生听恩人的话,爹爹要歇息一会。”他实在没精力再说话,勉强咧嘴笑笑,便睡着了。

秦虎头没有再打扰他,从床上下来之后,撩衣襟向秦琼跪倒,说道:“秦叔叔,大恩不言谢,请受虎儿三拜。”说着,磕了三个响头。

秦琼看着欢喜,把秦虎头抱起来,笑道:“好孩子,叔叔暂且受你一礼,想要什么就和我们说,这里就当成你家一样。”

秦虎头点点头,转身向其他人各磕了三个头,最后拉着王大夫的裤脚喊道:“医生,我爹爹的伤病全靠您了,虎儿我一定感恩厚报。”

王大夫摸着他的头,温言说道:“医者父母心,老夫得天独厚,祖传这一手医术,本就当医好每一位病人,无需谈恩记情。而且秦爷的伤势并不重,只需慢慢调养之功,老夫只算出了巧力。”

一连数日,王大夫以汤药调和稀粥喂服秦行太,助他固本培元,驱寒御邪。秦行太日渐硬朗,王大夫接着调了一副药水给他清理伤口,重新敷药,不到半月,秦行太已经能坐床聊天进食了。

秦虎头衣不解带,日夜在旁服侍,白天站马桩,晚上以五心朝天式闭目养神。秦行太心中暖烘烘的,还是心疼儿子,劝道:“虎儿,你白天站了一整天,晚上又坐一夜,非常劳累,爹爹旁边有人照顾,不用你服侍,快歇歇吧。”

秦虎头说道:“爹爹,孩儿经历一劫不死,应当从此用心练武,好在将来成为一个有本领的人,能护住咱们的亲人,这些小苦还不如家乡的小小风沙,您不用心疼孩儿。”

秦行太一怔,虎儿确实比以前懂事多了,前番劫难!此番劫难!他不由得想起众兄弟拼死搏杀那一幕,胸中好不酸楚。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