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二货特工

更新时间:2019-03-13 03:04

二货特工 二货特工

二货特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路盐分类: 都市职场 主角:凌阳,秦璐

最标准的傻缺卧底,最极品的二货特工,凌阳就靠着无与伦比的好运气纵横花丛,片叶不沾身;磕磕绊绊地行走在恶搞的险途上,笑傲江湖!展开

本书标签: 凌阳,秦璐

精彩章节试读:


凌阳醒了,智勇双全、力擒逃犯的英雄从昏迷中苏醒了,这个喜大普奔的好消息迅速传遍了县第一医院的每一个角落,经过女医生的许可,一大群人呼啦一声涌进病房,都想在第一时间为凌阳送上祝福和赞美,一睹英雄的风采,凌阳瞬间就被数不清的鲜花和掌声淹没了。

虎爷和山东籍的保安队长刘大壮,仗着身强体胖最先挤了进来,虎爷哆嗦着嘴唇握住凌阳的双手,激动得语无伦次向随后跟进的电视台记者们,讲述着自己平时对凌阳的关爱培养和尽职教导,紧跟着开始频频提起自己一手创立的恒运公司,企图做一番免费的广告宣传。

刘大壮性格简单直接,只要看到自己的兄弟没事就放心了,大大咧咧地脱掉鞋子盘腿坐到椅子上准备跟凌阳好好热乎热乎。刘大壮这一脱鞋不要紧,病房里顿时乱作一团。

女医生和手捧鲜花的中小学学生代表被熏得一马当先干呕起来,虎爷被因为距离刘大壮太近被呛得连连咳嗽,捏住鼻子一直退到墙角,恨不能一脚在墙上踹出一个大洞逃之夭夭;电视台的娇小女记者手里的话筒,咕咚一声掉到地上摔成两半,反身夺门而走;扛着摄像机的大哥实在挤不出去,只好哆哆嗦嗦地伸手进衣兜里,掏出一瓶速效救心丸灌了下去……

病房里一阵鸡飞狗跳,哭爹喊娘之声不绝于耳,谁也没有注意到英雄凌阳已经翻着白眼再次晕了过去,看其身体抽搐程度似乎伤情更加严重了,罪魁祸首刘大壮却毫无知觉,依旧咧着大嘴朝众人傻笑。

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女医生虚弱地接起电话,听了一会,表情逐渐严肃起来,连连答应了几个是,然后挂掉电话,招呼众人先退出病房,不要打扰病人休息,说是院长马上就赶来为英雄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大伙儿现在哪里还有心情顾得上凌阳了,争先恐后地走得一个不剩,刘大壮也被虎爷扭住衣领强行拖了出去,光着脚的刘大壮手里还依依不舍地拎着自己那双堪比生化武器的臭球鞋。

女医生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按住墙上的呼叫器,吩咐医护人员马上将凌阳转到单独的特护病房,微微犹豫了一下,女医生还是选择了暂时放弃凌阳,独自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了。

凌阳再次苏醒时已是黄昏,重症监护室内柔和的灯光懒洋洋地洒在身上,枕头软软的很舒服,女医生和虎爷正一左一右坐在病床前,笑眯眯地注视着他。

惊艳。

这是凌阳的第一个念头。

摘掉的口罩的女医生展现出一张绝美的脸庞:眉细眼亮,琼鼻如玉,精致的小嘴呼吸间露出两颗稍稍嫌大的门牙,却更增俏皮,乍一看有七八分神似周海媚的样子。在灯光的照射下,女医生脸上细微的绒毛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辉,望上去如同梦里伊人,让凌阳的心一下子安静下来。

凌阳好不容易从魂色授予的状态中解脱出来,送给女医生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惊恐地朝虎爷问道:“虎爷,大壮队长没跟您一块来吧?”

提起刘大壮,虎爷显然也心有余悸,恨恨道:“那小子被我一脚踢到公司门口,替你把大门去了,奶奶的,老子给他撕了一张电线杆子上的小广告,让他自己找地址去治治脚气,治不好就看一辈子大门,甭想官复原职,奶奶的,差点熏掉老子半条命!”

看了看掩嘴偷笑的女医生,虎爷有些尴尬地说道:“许医生,我想跟小钱单独说几句,你看……”

“嗯,病人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不要聊得太久,他连续昏迷了两次,身体虚弱得很,记得先给他吃点东西。”说罢款款走出病房,顺便掩上了病房的大门。

“行了别看了,人都走远了,瞧你小子那没出息的样儿,快把口水擦擦!”虎爷笑着抽出两张纸巾扔到凌阳脸上:“要说虎爷我这一双招子真不是喘气儿的,算我没看错人,你小子,有种!”

虎爷久混江湖,最喜欢敢打敢拼的硬汉子,一挑大拇指,赞道:“别看你小子文文弱弱的,关键时刻还真能冲上去,要是被人在咱们公司绑架了员工,虎爷的面子可就没处放了,不过,不过……”虎爷欲言又止。

“虎爷,您是我钱多多的恩人,有什么话您尽管说,不用顾忌!”凌阳觉得虎爷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咳咳,是这样的。”虽然觉得有些栽面儿,虎爷还是不得不吞吞吐吐说明了要表达的意思:“刚才副县长来过了,把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统统请了出去,而且特意为你安排了这间单独的病房,县长的意思是,是说……县里看守所监管不严,有犯人跑了出来这件事最好不要闹得人尽皆知,毕竟人已经抓回去了,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内部处理就行了,再说县里给你发了一万块钱的奖金,虽说少了一点儿,不过你放心!”

虎爷将胸口拍得当当响:“你是有功的人,我虎爷最护犊子了,以后一定不会亏待你,虎爷好好补偿你,你也知道……”

一向粗豪不羁的虎爷难得忸怩了一阵:“咱们公司的生意多有受县里的照顾,这个面子不能不给人家,要不以后生意不好做……”

“虎爷您不用再说了,我都明白!”

凌阳猛然坐直身子,激动道:“虎爷在我流落街头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安身的地方,又这样照顾我……”

凌阳有些哽咽,蒙在被子里的右手偷偷地、使劲地拧了自己大腿一把,硬是挤出一滴眼泪:“虎爷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这件事就当没发生一样,多多以后还是您最忠心的一条狗,您让我咬谁我就咬谁,您让我吃屎我绝不啃骨头……”

“哎呀,好了好了,我的好兄弟!”虎爷干呕一声打断了凌阳,“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比喻得太恶心,比刘大壮的脚丫子还……呕!”

虎爷骨子里还是一个讲义气的江湖汉子,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对凌阳的愧疚,想了想,一把扯下脖子上粗粗的金链子塞进凌阳怀里,粗声粗气道:“这个你拿着。你什么也不用想,就在这儿好好养病,什么时候恢复好了什么时候回来报道,到时候虎爷再好好抬举你!”

不顾凌阳的推脱,虎爷又朝病房外眨了眨眼,露出一副是男人都会懂得的荡笑:“你小子眼光不错,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搭讪搭讪,虎爷支持你,缺什么少什么就说话,没说的!”

“谢谢虎爷!”凌阳这回真哭了,直到虎爷走出病房,凌阳才迫不及待地掀起被子揉捏自己的大腿,呲牙咧嘴咕哝道:“我靠,都掐青了……”

待到女医生重新回到病房时,正好看到双眼放光的凌阳拽住一条金项链放在嘴里用力撕咬着辨别真假,一边还背靠着枕头哼着欢快的小曲,凌阳在女医生心中本就已经所剩不多的英雄光环,顿时崩碎殆尽。

“呀~!许冰医生来了,你看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哥是个很江湖的人,知恩不报的事儿哥可干不出来,你去找把手术钳子来,哥把这项链弄下来一截送给你,我知道你们医生都喜欢收红包,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们领导打小报告的,哎你别走啊许医生,我刚刚试过了,是真金的啊,不是五毛钱钢蹦打的地摊货,你是去找手术钳子了吗,你说话啊,哎你怎么又回来了,哎你怎么打人哪你,我是病人,我是病人哪,救命,救命啊……”

世界上的好心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正好就被凌阳遇到了一个。原来是及时赶来的副县长救了凌阳一命,把凌阳从许医生的魔爪中拯救出来。

副县长姓叶,主抓汤圆县城的政法交通,权利很大。叶副县长今年四十多岁,圆脸细眼,腆着个大肚子,官气十足。因为这次的事件好不容易才压了下去,所以叶副县长不想自己跟凌阳的谈话被别人听到,示意跟来的秘书在门口等候,进入病房后便看到了许医生。

许医生正在跟凌阳打闹,看到叶县长进门,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把一缕垂下的头发重新别到而后,低声喊了一声:“叶县长您好。”

许医生在县电视台看过叶县长的讲话,叶县长却不认识许冰,正好看到许冰俏脸通红,因为跟凌阳打闹,气喘吁吁,胸前一对壮观的大白兔在白大褂的包裹下微微起伏,一时被迷得神魂颠倒,口水差点没留下来,一脸的猪哥相,哪有一点父母官的威严形象。

许医生见状,心里羞愤异常,刚想讽刺几句,突然想起这个姓叶的家伙在县城里风评不佳,度量窄心眼小,兼之贪财好色睚眦必报,又手握重权,许冰在心里很是衡量了一会,还是决定不要惹他为好,轻轻哼了一声,别过头走出了病房。

“咳咳!”凌阳见到自己的选定的美女医生被别人调戏,心中不悦,干咳了两声,吸引回叶县长的注意:“你是哪位?如果是记者的话,我现在的档期很满,暂时不能接受采访!请你先去太平间门口找一位值夜班的老大爷——也就是我的经纪人,跟他敲定我接受专访的时间地点……”

叶县长平时高高在上,习惯了属下的阿谀奉承,哪里被如此调侃过,登时大怒,刚想拿出自己平时的操行,拍桌子瞪眼睛骂人,却突然想起,正是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家伙抓住了逃犯,间接保住了自己的位置,这才勉强压下怒火,强行装出一副亲民慰问的架势,只是表情僵硬,依旧充满了高高在上的俯视和怜悯,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叶县长本想装出一副和善的面孔,无奈趾高气扬已久,演技早已退化,皮笑肉不笑地打起了官腔:“你就是钱多多吧,我是本县主抓治安保全的县长,我姓叶,这次你奋不顾身,勇擒逃犯,为县里立了大功,所以我特别代表县里来看望你!”

凌阳本来对叶姓县长就没什么好印象,想起虎爷说的话,正是这个家伙压下了自己英雄的头衔,所以很不感冒,抠着指甲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

叶县长遭到凌阳的冷遇,气不打一处来。想起自己在县城里横着走都不算能耐,几乎可以躺着走了。现在却受到一个穷保安的闲气,叶县长就想当场发作。无奈到底有求于人,叶县长还是深吸一口气,把一肚子的怒火硬压了下去,只是言语间已经毫不客气,再也没有了刚开始商量的语气。

“这次我代表县委领导班子来探望你,还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叶县长虑清思路,随意地坐在凌阳病床前的一张椅子上,不紧不慢道:“这次你虽然立了功,可是不要骄傲,年轻人嘛,前途无量,我觉得你表现英勇,在一个小公司里做保安不免太委屈了。我已经联系了东城区的城管大队,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先去当一名临时工嘛!”

叶县长痛恨凌阳冷淡的态度,把原本县领导嘱咐的正规编制,自作主张变成了临时工。叶县长本以为,即使是一个城管大队的临时工,也足以让一个乡下来的小保安感激涕零,没想到凌阳依旧不为所动,仿佛自己的手指甲里面有没穿衣服的美女一样,欣赏得津津有味。

“那个,叶……副县长是吧!”就在叶县长的耐心快被磨光的时候,凌阳终于悠然开口,故意把“副”字咬得很重:“首先,我不认识你,我抓逃犯是为了兴趣爱好,而不是为了去城管大队当什么临时工……我还不具备那种上山打虎下海擒龙的城管队员基本素质!其次,我在恒运当保安当得挺开心,当保安才是我毕生的追求……”

“不识抬举!”

就在凌阳叫出“副”县长的时候,叶县长的脸色就已经沉了下来,接下来更是被凌阳阴阳怪气的话气得七窍生烟,勃然大怒:“你可真是个贱皮子,有国家公务员不当,非得当特么一个傻B保安,我看你是脑袋进水了!”叶县长盛怒之下,已经忘记了素质,破口大骂起来。

“啪!”

“你,你,你居然敢,你敢……”叶县长骂得正欢,凌阳却面色一寒,眼底闪过一丝残忍之色,狠狠一巴掌抽在了叶县长的胖脸上,一下子把叶县长打蒙了,哆嗦着手指向凌阳,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一脸的不敢相信。

凌阳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县长,猫儿戏弄老鼠一般戏谑道:“敢打你是吧!很惊喜是吧!你这种贱皮子就特么的找打,今天老子要是不抽死你,老子就跟你姓!”

“啪!”

“啪!”

“啪!”

……

凌阳不喜欢叶县长的官僚作风,不忿他抢走了自己的英雄勋章,更是忍受不了他望向许医生时色迷迷的样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正正反反,接连又扇了叶县长三四个耳光,把叶县长完全打蒙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