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 LOL之神秘术士

更新时间:2019-03-13 03:47

LOL之神秘术士 LOL之神秘术士

LOL之神秘术士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聂小猪分类: 游戏竞技 主角:唐烈阳,陨星,撕风,火手,梦妖,楚寒阳

我是……黑暗之女安妮的老爸,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展开

本书标签: 唐烈阳,陨星,撕风,火手,梦妖,楚寒阳

精彩章节试读:


炎黄大陆,华夏古国。

2016年的春节悄然离去,这座华夏的都城却依然笼罩在一片严寒之中,在这样的寒冷之下,即使繁华如都城的市区,除了巍峨的高楼大厦依旧矗立之外,也很少见到行人的踪迹。

京城西边的小清凉山上,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人迹罕至,鸟影绝踪。

小清凉山的山腹,一片覆盖着皑皑白雪的林子中,一道浑身雪白的身影正借着白雪的掩护,向前飞奔。在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的女人。

北京的三月,虽然没有凄厉的寒风在撕扯,但是零下的温度也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但这二人却都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那个奔跑的身影,脚上也只蹬了一双黑色的运动鞋。

那道身影脚不沾地一样奔驰在雪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连他走过的雪地,也没有脚印留下。

轻功之极致,踏雪无痕。

白衣人以超出常人认知的速度,急速向前掠去。一张脸被白布蒙着,看不到表情,露出的双眼却是流露着几乎如同实质一般的杀意。

“陨星,撕风,火手,老大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相信我,相信我……唐烈阳,你这灭绝人性的畜生,我势必将你碎尸万段!”

“梦妖,你不会有事的。日落之前,我一定能够把你带到‘小医仙’的医庐。你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撑住……”

白衣人的呼吸已经紊乱,语气非常急促,而且话语当中,带着明显的慌乱。很显然,他怀里抱着的女人,对他极为重要。

茫茫雪海之中,依旧是一望无际的白色。

……

几天之前,陨星入海。

作为华夏龙组之首,sss级古武者,楚寒阳带着手下四位ss级强者,陨星、撕风、火手、梦妖前往侦察,没想到却遇到美帝的伏击。而且,对方为首那人,竟然还是他的同门师兄,唐烈阳。

敌我双方一场大战,陨星三人当场陨落,梦妖,重伤昏迷。

楚寒阳带着梦妖逃离,随即,马不停蹄赶往“小医仙”的医庐。而这一走,就是三天两夜。

他知道身后有人追杀,因为,他那一位彷如宿敌一样的师兄唐烈阳根本就没有受伤。

……

寒风骤起。

“哼哧~哼哧~哼哧……”

楚寒阳大口喘着粗气,脸色骤然一变,一口鲜血猛地喷出,瞬间就在面前的雪地,喷洒出一幅凄艳的红梅。

重伤未愈再加上长途跋涉,使得楚寒阳的伤势,在这一刻终于还是爆发了出来。一口鲜血喷出,楚寒阳的气息顿时就萎靡了下去。

伤势爆发,仿佛脚不沾地一样的身法,再也无法施展。楚寒阳落在雪地,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去。

腹中的剧痛一波波袭来,楚寒阳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缓慢而坚定地朝着前方走去。他剩余的真气除了用来延续梦妖的生机,已经无法他顾。没有了真气的护体,凭借着强大的身体,楚寒阳即使不累不困,也已经开始感到饥饿。

“嗖嗖嗖——”

就在此时,一连串破风之声突然出现,张狂而得意的笑声随之响起。

“哈哈哈,楚寒阳,你倒是跑啊!怎么,跑不动了吗?”

楚寒阳神色一变,骤然停下脚步,身体如同标枪一般挺直,目光当中更是在这一瞬间,突然多了一份嗜血的疯狂。

终于都追上来了!

这时,一个高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楚寒阳的面前。

此人一双眼睛极为深邃,仔细看的话还能从深处看到一丝丝火红色的光芒,那张极富个性的脸上,一道伤疤从眉心一直延伸到耳根,使得那张原本很是英俊的面孔,突然就多了一份让人触目惊心的邪魅。

这人一身黑衣,左胸位置,不知道用什么材料绣了一团燃烧着的烈焰,如同一团真正的火焰一般,熊熊燃烧着,灼人双眼。

黑衣人突然出现在楚寒阳的面前,就那么和后者对视着。二人都从对方的双眼,看到了那一抹暴虐而冰冷的杀意。

“唐烈阳,为什么……你TMD告诉我为什么……”

抱着怀里的梦妖,楚寒阳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冷冷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唐烈阳,忍不住怒吼质问。

虽然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可是,无论如何他都想不通,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师兄弟,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敌人。

“为什么?哈哈哈……楚寒阳,你不会是秀逗了吧?你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在问我为什么?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你还是问问你身后那几位吧!”

唐烈阳大笑着,朝楚寒阳身后抬了抬下巴,英俊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诡异地笑意。

楚寒阳漠然回头,向后斜睨了一眼,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色,却是骤然大变,首先是难以置信的惊喜,接下来是一瞬间的觉悟,再然后就是滔天的怒火。

“陨星?!火手?!撕风?!你们,你们……”

楚寒阳整个人如受雷击一般,在这一刻间,愤怒得连话都已经说不出来。

只见他身后,站着三位身形不一,长相各异的人,一位身材高大威猛,堪称虎背熊腰,长相更是凶神恶煞,就连那身特大号的劲装都快被撑爆开来。

中间一位留着一头火红的的披肩长发,面容十分英俊,身材身高都是中等偏上,只是一双手却异常的大,上面还布满了深色的老茧,一看就是位练家子。

最后一位身材瘦高,脸色枯黄,站在原地摇摇晃晃地,就像一只竹竿似的,随风飘扬却永远屹立不倒,他的身后背着一把长剑,剑鞘很细。

楚寒阳双目炯炯地望着陨星三人,三人的目光却四处闪避,不敢与他对视,片刻过后,他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哈哈哈……好啊,好啊,好啊!”

一连说了三声好,话音落下,楚寒阳却是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嘴唇止不住的哆嗦着,脸色更是苍白得再也看不见丝毫血色。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说啊,为什么——”

楚寒阳瞪大双眼,浑身颤抖着,怒声喝道。他无法相信,更不敢相信,这些跟了自己十多年的老兄弟竟然会背叛自己,甚至不惜装死来掩饰。

“寒天……你,太正直了!每次出任务,我们冲锋在前、九死一生,我们为的是什么?为的难道就是那一份入不敷出的工资吗?多少次了,有多少次,巨大得无法计算的财富摆在我们的面前。你还记得清是多少次吗?你是怎么做的……你完全没有顾及兄弟们的感受,就那么交了上去。就那么交上去,让那些贪官污吏吃得脑满肠肥。我们兄弟呢?我们兄弟辛辛苦苦、出生入死,最终得到了什么?得到的是满身的伤痕,得到的是他们的猜忌和打压!”

陨星的声音,缓缓响起在空气当中,越说越激动的他霍然抬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楚寒阳,痛苦不堪的哭诉道:“寒天,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对得起你的付出吗?”

“别再叫我寒天!你们为了一己之私,背叛龙组,背叛国家,已经没有资格使用我们曾经的称谓。”楚寒阳面色冰冷,一口将之打断:“国家是生你养你的地方,没有国又何谈有家!陨星,你们因为贪图享受,出卖自己的国家,你们真行啊!”

“你现在的家呢?梦妖在你怀里生死不明,这就是你所谓的家吗?国家为了防范我们的力量,在不出任务的时候,不仅限制我们的自由,就连生活区域都布满了监控……这就是你所谓的家吗?你有没有想过,就连你和梦妖啪啪啪的时候;那些场景,都很有可能,会出现在人家的监控画面?”

火手的双眼终于随着头颅的移动,与楚寒阳的双眼平视,那张俊俏的脸上,却多了几分嘲讽的弧度。

“这就是你们的理由吗?这就是,你们为了背叛,所能找到的借口吗?你们明明知道,你们所说的这些,都只不过是借口。”

楚寒阳紧盯着火手的双眼,他悲哀地发现……他竟然没能,发现丝毫想要的东西。

哪怕是一丁点的内疚,也没有找到。

他从后者眼中看到的,只有理直气壮与愤恨,他转而望向那个瘦高个子,那个平日从不多说话,一直都最为安静的男人:“撕风,你说,你也认为国家愧对了你们吗?”

“嗯。”

撕风一直都没有抬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发出一声十分坚定的鼻音。那声音并不大,也不重,更没有蕴含任何力量,却是将楚寒阳心中最后一丝希望都彻底摧毁!

“唐烈阳,你送给我的好礼!”

楚寒阳不再多言,转身看向唐烈阳,紧咬着牙关,嘴角一缕鲜血悄然滑落,面目说不出的狰狞。

“小师弟,当年师父说你死板、不知变通,如今看来,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唐烈阳看着楚寒阳,脸上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对后者没有任何的敌意:“以你的实力,要是你我联手,这天下之大,我们师兄弟二人哪里不能去?什么东西得不到?你说我叛国求荣,你又何尝不是将自己卖给了华夏?只不过就是理念不同罢了,你又何必那么固执呢?”

“我想要的,这个地方给不了我,我就去另一个能给我的地方。我们需要财富和地位,有什么不对?我们辛辛苦苦修炼古武,为的是什么?不是为了财富和地位,不是为了享受人生,那我们又何必那么辛苦……小师弟,你的脑子,也应该转一下弯了,就算不为自己,你也总要为梦妖打算一下吧。”

说到这里,唐烈阳蔑然一笑,望向楚寒阳的双眼当中,又多了一抹深深的同情:“你活得太悲哀了。”

“妖言惑众。我杀了你。”

楚寒阳没有多言,也不想多言,道不同不相为谋,谁对谁错,只能用生死来决断。

他将怀中的梦妖负在背上,强行提起体内的真气,冰冷的寒气从双拳之上透出,借着那天地之间森寒的冰雪,瞬间便来到唐烈阳的面前!

地面上的冰雪被他的气机牵引,离地而起,在他的周身飞舞飘扬,高速旋转之下,如同一片片冰冷而细小的刀刃,摩擦空气,擦出了杂乱而细微的尖锐破风声。

楚寒阳知道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如果不能斩杀唐烈阳,他根本就没有离开的可能。所以这一击,为了调动冰雪的能力,他不仅将自身的功法提升到了极限,更是凝聚了全部的精气神,誓要一招克敌。

漫天纷飞的冰雪终于在楚寒阳的双拳之上凝聚,那其中蕴含的每一丝冰寒的力量,都被他霸道地强行汲取,而后直接汇聚在自己的双拳之上,微弱的冰蓝色光芒在楚寒阳的双拳之上闪烁不定,看似只有薄薄的一层,但是在场的人却都十分清楚那当中所蕴含的力量。

唐烈阳脸色极其难看地说道:“原来师父那个老家伙真的将《天地法令》传授了给你。我想不通的是,我的天赋明明在你之上,为什么他就是不肯教我呢?这样也好,我就用我自创的《焚天诀》,来破掉他赖以成名的绝世神通。”

说到最后,唐烈阳的语气已经从嫉妒变成了豪气干云的自信。

话音未落,楚寒阳已经夹带着刺骨的寒风来到他的面前。与此同时,唐烈阳的身上,爆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浪,同样也是一拳,对上了楚寒阳的拳头。

唐烈阳的拳头和楚寒阳的拳头重重地撞在一起,一边是千年寒冰,冰寒而坚固;一边是滚滚烈焰,炙热而滚烫。

双拳对撞的瞬间,楚寒阳与唐烈阳同时吐出一口鲜血,随之以二人为中心,一个肉眼可见的淡蓝色涟漪和一个淡红色的涟漪,突然就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将周围整整上百米方圆的冰雪都冲击得漫天飞扬。

左边漫天飞扬的冰雪,在唐烈阳炽热的真气冲击下瞬间化作冰水;右边漫天飞扬的冰雪,却是在楚寒阳冰冷的真气当中冻成冰晶坠落在地。

双拳的交汇处,两种水火不容的真气互相侵蚀着,发出连绵不断的“嗤嗤……”声,澎湃的气浪将二人的长发与衣袂扬起,然而,这看似如梦似幻一般的画面,却被二人脸上同样的杀意所破坏!

“梦妖,杀了他。”

满天纷飞的冰雪当中,和楚寒阳双拳相抵的唐烈阳,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淡淡的嘲笑,并且厉声喝道。

楚寒阳的身体猛地一震,无比震惊的眼神从他骤然瞪大的眼睛喷涌而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瞬间遍布他那张苍白的脸孔。

然而,就在此时,一抹微凉的触感缓缓出现在他的脖子上面,锋利而冰冷的刀刃,在这一瞬间,彻底摧毁了他的意志和内心。

“寒天,对不起,我们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你为什么就要那么倔强呢……”

熟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歉意,在楚寒阳的耳边温柔地响起,而后者此时,已经失去了任何意识,脑海当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哈哈哈……”

楚寒阳霍然抬头,泪流满面地仰望着那一片蔚蓝的天空,蓦地大笑起来。

疯狂,绝望,痛苦,失意……无数种情绪掺杂在一起,悲壮的笑声,在这一片山谷当中不断回响,经久不绝。

“呃——”

楚寒阳的笑声戛然而止,在他的脖子处,一道鲜血猛地喷射而出,洒落地面。随后,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明亮的双眼瞬间黯淡了下去。

冷眼看着楚寒阳的身体倒下。唐烈阳霍然回首,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梦妖,以及不远处神色黯然的陨星三人,突然扬声大笑:

“从此以后,世间再无寒天。”

……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