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

更新时间:2019-03-13 05:24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诗梦茶花分类: 灵异科幻 主角:

我叫吴香香,在殡仪馆给死人化妆。自从当上这份职业,我总是撞到鬼。还莫名其妙被冥婚,腹黑男鬼夜夜入梦……哭笑不得的调侃:自打我入殡仪馆以来,就独得鬼王恩宠~这后宫佳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这几年来越来越多的雀斑是他弄的?真的难以相信……如果真的是他弄的,我一定要打他一顿!害的我自卑了那么久!

男人对我的问题不置可否。嘴角扬起一抹坏笑,目光赤果的看着我:“娘子,我们好久都没有欢爱了,为夫想要你。”

说完他就要上来搂我,我麻利的躲开,没好气的说:“什么叫好久没?说的跟我们有过似的。”

男人想了想说:“确实好久,上次还是在你拿衣服的时候。”

我拿衣服的时候?难道他说的是拿寿衣那次……那次怎么可能是真的!“原来那个混蛋是你?你怎么可以那样,混蛋,人渣!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我要杀了你!”

男人长臂一揽,把我揽进怀里说:“娘子,你怎么能谋杀亲夫?”

他炽热的唇风飘洒在我耳边,我却感到出奇的冷。这男人,作为一只鬼居然还有热气……

我连忙挣扎开,“什么亲夫不亲夫的,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这样下去一定没什么好事,我要快点醒过来,离开这个噩梦!

男人一把抓住我的手,深如潭底的眼睛看着我。冷声说:“你手上是什么?为夫祖传的戒指,戴上了它,你就是为夫的妻。”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给我送包裹的人也是你?你到想干什么!这个戒指我不要,我取下来还你……”说完我就开始拼命的取戒指,但怎么取也取不了。戒指就仿佛吃定了我。

男人轻而易举的制住我的双手,勾起唇角道,“别取了,除非为夫帮你取。否则就得剁掉手指才能摆脱它。”

我厉声大骂:“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哪里招惹你了?把我变丑不说,为什么还要夺走我的清白!”

为什么,我怎么这么倒霉。本来有些姣好的外貌和美满的爱情。都怪这个男鬼给搅黄了!要不是他,我也不用因为长的太“磕碜”到殡仪馆工作,也不用受未来婆家人的指指点点。这下倒好,连我唯一的清白都没了,不知道新婚之夜要怎么圆场……

男人得逞的勾起嘴角:“为夫早就相中你了。我们下个月就结婚,”

我听到他的话笑了起来,讽刺的说:“下个月我确实要结婚,不过不是跟你。”这男人真可笑。鬼还想和人结婚?怎么结?自古以来就没这种荒唐事。就算是冥婚,那也是得等我死了以后再配吧。

男人看不出表情的冷笑一声:“是么?”

这男人什么意思?不生气也不发怒,甚至都没个表态。他大概是知道鬼是敌不过人的,所以放弃了吧。想到这我就舒心起来,点头说:“当然。”

突然,男人毫无预兆的扑了过来。冰凉的唇覆了上来,一双大手及其的不安分。

他的身体很凉,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气息。让我喘不过气。作为一只鬼,他的力气竟然大的可以。让我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就那么一步步沦陷……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身上酸痛不堪。像被卡车碾过一样。昨晚男人冰冷的身体,重如泰山,完全压的我喘不过气。起身,让自己不再想他。就当那是一场梦好了。反正失去的清白也补不回来。就算补了,也是假的。

走到梳妆台前,我拿起梳子认真的梳头发。我的头发很长,长到了腰上。它们特别柔软,像绸缎一样,是我为数不多的骄傲。就在我一寸寸的梳头发时,梳子掉到了地上,我弯腰去捡。

无意中看到镜子里的我还在梳头发,正冷冷的看着自己……我吓得跑出了房间。怎么会这样?我怎么这么倒霉……连梳头都能撞到鬼。

不行,一定是我的工作。没进殡仪馆之前我还是个无神论者,更别提相信有鬼。但如今接二连三的碰见鬼让我不得不信。我现在就要去殡仪馆把工作辞了。平时在路上见鬼也就算了,居然家里都有了闹鬼事件。我一定不能忍受。

就在我火急火燎的要去殡仪馆时,我在家里楼下见到了楚悦生。悦生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从小就是邻居。已经谈了7年恋爱,如今早就已经是未婚夫妻了。婚礼就定在下个月。

说来也是烦心。悦生的父母一直不喜欢我。我不会像别的儿媳妇那样说讨好他们的甜言蜜语,长的又不受人待见,家庭情况也没他家好。但好在悦生喜欢我,一直不放弃我。

楚悦生从一手搭在车窗上,好看的眉眼看着我,温柔的说:“香香,你去工作吗?我送你。”

“不用了。”我摆手说。我的工作一直对他们隐瞒,就说是在一家美容会所工作,没说是在殡仪馆。要知道我是在殡仪馆给死人化妆,他父母肯定又要说我不吉利了。

“怎么了?我是特意来接你的。”楚悦生宠溺的看着我说,说完就打开车门走到我面前。

我看着白皙的脸,干净的五官没有一丝杂质,好看的像一个女孩子。我抱了抱他说,“阿生,我知道你的好意。但真的不用了。你还是去忙婚礼的事吧。”他身上有种淡淡的薄荷香味,不仔细闻就闻不出来,似有若无,让人安心。

悦生拍了拍我说,“那好,晚上我来接你。记得多穿点衣服,冷吧?”

“不冷。”我笑着摇头说。此刻的我感觉很幸福,我只是一个满脸雀斑的遗体化妆师,能有他这么脾气好的富二代宠着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想到一个月后我们的婚礼,我就很期待。那个什么男鬼,口口声声叫我娘子的男鬼,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他没说他的名字。反正他是没戏了,还说什么下个月要娶我的话。可笑。我是要做悦生的新娘的。

来到殡仪馆,馆长就急躁的喊我去把尸体洗干净。

我说:“馆长,我想辞职。”

“辞职?这么高的工资你要辞职啊?你到外面看看去,6千多块一个月的工作好找吗?再说了,我们找个化妆师也不容易,明天我就给你工资涨到7千好吧?”

馆长说了一大堆,反正我是没听进去。就听见他说什么涨薪水。涨到7千一个月?朝九晚五,也不是不可以……

再说了,我连上次被捅了40多刀的尸体都忍受下来了,还是咬牙干下去吧。我说:“好吧,那我去工作了。”就这样,我还是拜倒在了钱的脚下。没办法,我就要嫁人了,要是工资不高的话,到了他们家估计会更看不起我。

来到化妆室的时候,小米已经帮我把尸体清洗好了,只要我化妆就行。这次的尸体是一个年轻男子。男子看起来死了不超过3天。长的还可以,也不知道怎么死的。我一边想着昨晚那男鬼的事,一边心不在焉的给尸体上粉底。

“这个色号太浅,盖不住尸斑。你应该用2号……”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得我跳了起来。我害怕的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

偏偏这个时候化妆室里又只有我一个人,旁边还有几具尸体躺好了等我去。我深呼吸一下,拿起颜色深一点的粉底往男尸体身上打去。

就在我化完了时,那个声音又响起了,“还没画唇彩,男人就不要唇彩了么?”

我吓得化妆品掉到了地上,害怕的问,“你是谁?”

怎么会有声音呢?这里什么人没啊。那个男声听起来生气了,“别磨叽,快点化。”

我吓得连忙跑了出去,“救命啊,小米,小文,化室里闹鬼了!”

小文看见我说:“你别怕,我们这闹鬼很正常。喏,这个是桃木剑,拿在手上就没鬼会伤害你。”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桃木剑,发抖着说:“可是我还是不敢进去。”

这时小米闻声而来,“香香,什么闹鬼啊?”

我说:“就是你洗干净给我的那个年轻男性尸体,给他化妆时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怎么画……”

小米丝毫不关心闹鬼的事,而是八卦的说:“那个男的啊,你知道他怎么死的么?”

小文问:“他那么年轻就得绝症了?”

小米朝头发吹了口气说:“不是病死的!”

我好奇的问:“那就是出意外了?可他身上没有外伤啊。”除了这几个原因外,我想不出一个青年人怎么能好端端的死了。

小米凑进我们的耳边说:“我告诉你们,我给他洗澡时,发现他命根子没了。估计是这个原因死的。”

我满脸尴尬,“额……小米人家都死了咱们就别八卦了。该干嘛干嘛去。对了,这把桃木剑能给我拿回家吗?”

小文点头说:“能。”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特别害怕进门。这间房子是我租的,方便去殡仪馆上班才租的。现在既然里面闹鬼,我还是收拾行李跑路吧。开门后,镜子里的我依然在梳头,看着冷冷的自己……她的表情很诡异,冰冷的嘴角似笑非笑。就那么不知疲倦的梳头。

我紧握住手中的桃木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